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君子交绝,不出恶声

作者:金汉 来源:《谈心》杂志 日期:【2018-03-16 19:23:56】 共阅:【73】次
        好像是去年,又好像是前年,总之有一年,微信圈里流行这么一句话:“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乍一听,还有点不适应,感觉这只是一种恶化社会心态的戏言而已。戏言就戏言吧,既为戏言,自然当不得真,既不当真,亦就无以恶化自己的心态,既无以恶化自己的心态,如是推衍,亦就无法恶化社会的心态了。但细细想来,这句戏言——我们姑且称之为“戏言”吧,还真符合微信圈这种弱联系的交往现实。我曾在很多场合质疑微信通过“摇一摇”摇出来的微友,是否可以称为传统意义上的朋友,但人们既然都将摇出来的微友,称为传统意义上的朋友,我且亦入乡随俗称为朋友吧。这样的朋友装在我们的手机里,随时呼叫着我们,随时与我们谈天说地,几个小时下来,似乎业已成为无话不说的老友。但突然有一天,因为一句毫无游戏成份的话,被微信朋友当成了戏言,微友便认为这是对朋友大不敬,由大不敬生起嗔心,由嗔心生起拉黑微友的心,由拉黑微友的心,生出在微信圈里伤害他人的心,念念生起,念念有毒,于是真的出现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结局。说来这种结局应属正常,微信群原本就是一个无所不有的大海洋,通过微信摇出来的友谊正像那漂在这大海洋里的小船,是经不起任何风浪吹打的。稍有风浪,不翻还真不正常。
       由这句微信圈里的流行语,我想到另一句话,叫作“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既然天各一方的陌生人,因为微信而成了虚拟世界的朋友,就安下心来,好好做朋友。大家可以通过微信,沟通信息,求证知识,请教问题,甚至交流对一部书的阅读体会,这是信息技术带给我们殊胜的缘分,也是当今世人享有的、前人无法想象的依报。
        然而漂在微信海洋的友谊小船,毕竟有着太有限的抗风浪能力,一点风浪兴起,小船即有翻覆的危险。我们如何珍惜与他人结下的微信之缘?如何让友谊的小船也有“乘风破浪济沧海”的力量?力量源自哪里?力量来自心量。心量有多大,友谊的船就有多大,友谊的船抵御风浪的力量就有多大;而让友谊的船有足够的抗风浪能力,则须在船上放一块强大的“压舱石”,这个压舱石就是做人的信仰,而这信仰里又有很多规则,其中一条,应该叫作:“君子交绝,不出恶声。”
       “君子交绝,不出恶声”,语出司马迁的《史记·乐毅列传》。乐毅是战国后期杰出的军事家,辅佐燕昭王富国强兵,以其精湛的外交才华,说服周边强国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强大的齐国。他曾率赵、秦、韩、楚、燕五国联军讨伐齐国,短短五年间,接连攻克齐国七十余城。燕昭王驾崩后,太子继位,是为燕惠王。齐国田单利用反间计,让燕惠王对乐毅的忠勇心生怀疑。此之谓“一念佛,一念魔”。一个不净的念头生起,万般恶业即做。燕惠王对乐毅的怀疑一旦生起,便感觉乐毅的所做所为,正一步步为其“坐大称王”作准备。于是他错误地决定:把乐毅从前线召回。乐毅接到回朝的命令,知道燕惠王能下达这样的命令,绝非偶然,这是燕惠王对自己不信任情绪的集中表达。他也很清楚地知道,他离开前线,就意味着几年的努力,将废于一旦。乐毅清楚地知道,他与燕王国君的缘分到此为止,他与燕国的缘分就此终结。他没有选择回到燕国,而是选择到他一直想去的赵国,何况那里有他的家人和朋友。局势的发展,没有超出乐毅这位杰出军事家的意料。他走后,田单率军卷土重来,燕国失城丢土,一败涂地。燕惠王这才意识到中了田单的计谋,于是写信给乐毅,希望乐毅能看在“寡人新即位,左右误寡人”的份上,重回燕国,执掌军队。在信的末尾,燕惠王不忘提醒乐毅,如果不弃赵归燕,“何以报先王之遇将军之意乎”,并声言,之所以闹到今天这个地步,自己有责任,乐毅也并非无过失,“将军过听,以与寡人有隙,遂捐燕归赵。”乐毅接到燕王的信,可谓百感交集,原来只有一种不被信任的委屈,如今又多了一种被“倒打一耙”的痛苦,他意识到,自己与燕国的缘分,千真万确地结束了。但乐毅没有以牙还牙,仍给燕惠王写了一份恳切的回信,在回信中,乐毅说:“臣闻古之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实在是光明磊落,落地有声。几句君子之言,给人留下踏石有痕之感动!
       的确,君子不再往来,不会说出有失体面的话,更不会恶语伤害彼此;忠臣被逼离开君主,不必刻意去澄清自己有罪无罪,更不能为了保持自己的名誉,让君主处于道义上的不利境地。
        微信本是一种弱联系,在微信里结交的朋友,所坐的小船实在太小。不少人为了珍惜这种缘分,让微信这种联系变得强大起来,让微友所坐的小船变成能横渡远洋的大船,举办各种各样的线下活动,以期通过线下活动,加深彼此的了解,夯实已有的善缘。但无论如何,缘起缘灭,均应以善心待之。不可以缘起欣然,缘灭悻然,甚至生事造业。
        曾经读到这样一句话:什么叫高贵?高贵是面对朋友背叛时平静的沉默。有哲学家称这种沉默,为高贵的沉默。其实沉默没有高贵卑贱之别,如果心存高贵卑贱的概念,已经与高贵无缘。结识一个朋友,因为某种缘分,离开一个朋友,同样因为某种缘分。大德说,如果因为前世亏欠了朋友,让朋友骂几句出出气,前世之债得以偿还,便可得清福。大德的话,无疑充满智慧。
        现实交往中,最让人不齿的,是在背后议论朋友的是非。人们明明知道他们两人原本是好朋友,因为某些偶然的原因,一方决定不再往来,另一方即生嗔心,将朋友当年对其讲的话,添盐加醋告诉他人,甚至从中挑拔是非。这本是不明智的行为,偏偏有人真还相信不明智的人说的不明智的话,听话的人偏偏忘了,说人是非的人,本是受到被说者的恩惠的人。而这不明智的行为一旦流行于微信,自然会有“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清凉的世界,由此变了颜色,人心由此有了杂音。这实在是很可惜的事情。倘若是非上了微信,该是件多么令人失望的事情。微信给了我们诸多便利,本该是我们的福报,一旦被不明智地用于朋友间的龌龊,福报成了共业,这该是多么不智慧的行为!
        如何避免“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宿命?如何拥有一颗清净无染的心?我想,在微信圈,至少应该有一种“君子交绝,不出恶声”的大度与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