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怪罪是种罪

作者:李三清 来源:《谈心》杂志 日期:【2018-03-14 15:41:25】 共阅:【72】次
        我有个邻居大婶,很不受人欢迎,因为她特别喜欢计较和抱怨,芝麻绿豆大点的事,都能念叨好几年。丈夫外出打工,她怪他不帮忙干农活,丈夫一心在家种田,她又怨他没本事,不会赚钱。最关键的是,她特别喜欢责怪她婆婆。
      有一年,她家来了一家很有钱的亲戚。大婶嘱咐婆婆多准备一些好菜,好生招待。香菇炖土鸡,莲藕炖排骨,红烧鲫鱼,清炒莲子米,蒜茸空心菜,蒸肉糕,鱼丸汤……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让亲戚们大饱口福,连连称赞。
        大婶见状,喜笑颜开,正准备开口找亲戚借钱时,亲戚的脸色突然变了,指着桌上说:“这是么事啊?黑(吓)死人了!”边说,还边露出一副鄙夷和厌恶的神情。原来,空心菜里有一根银白相间的头发。精心准备的一场盛宴,当然是不欢而散。
        事后,大婶怒气冲冲地指着婆婆的鼻子骂:“你洗个菜都洗不干净啊?竟然有头发?我还打算找他们借钱盖房子呢!这下好了,全被你搞砸了。别人都住楼房,我们就一辈子住平房吧!”婆婆一声不敢吭,低着头,缩着脖子,静静地听儿媳的数落,矮小瘦削的身体瑟瑟发抖。大婶的丈夫十分懦弱,躲在墙角里抽闷烟,不敢上前帮母亲说一句话。
        后来,那个亲戚渐渐疏远了与大婶家的联系。大婶越发气恼,更是时常将这件事挂在嘴上,隔三岔五就拿出来,揶揄、嘲讽婆婆的无能。可怜的老人常年忍受精神上的折磨,积郁成疾,不久就去世了。
        几年后,大婶莫名其妙地得了一种头痛的怪病,去北京、上海的大医院,都没查出病因,也无法治疗,只得在家吃中药调理。大婶不是责备儿媳妇做的饭难吃,就是怪女儿熬药用了太多炭火……儿女们从小在她的抱怨声中长大,对她的话已经充耳不闻,我行我素了。时间一长,她也觉得没意思,渐渐地,郁郁寡欢,一言不发,在一个清晨,跳河自尽了。
       村里的老人常用大婶的故事来教育年轻人,说大婶不孝顺老人,犯了罪,所以上天要提前收她。虽然老人们的话不乏迷信的色彩,但是怪罪真的是一种罪。
       怪罪来源于责怪,是我们强加在他人身上的罪。责怪者对他人的过失、疏忽、错误等气势汹汹,像对待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一样绝不轻饶,必须加以讨伐和攻击。
       孔子曰:“往者不谏。”其实,对一件已经形成后果的错误或疏忽——比如打翻了牛奶、丢了伞、手机被偷、重要文件遗忘在出租车上、赶不上飞机——指责毫无意义,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们有权利批评做错事的人,但批评态度的凶恶程度超过错事本身,就叫怪罪。你用谴责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力气去指责老人菜没洗干净,就过了。怪罪大多是小题大做。
        人都有脾气,发不发脾气,取决于涵养。脾气发多大,取决于格局。为小事大发雷霆,就说明小事在你心目中意义重大,比如小孩打翻了牛奶,你在一场热闹的动作剧中,就充分展示了自己的价值观。
        喜欢怪罪别人的人,往往缺乏一种自省精神。任何一件错事,究其源头,都不是一个人的问题,参与者都有责任,比如预防、提醒的责任。你怪罪孩子打翻牛奶,那你为什么不把牛奶杯放在他拿不到的地方?或是让他用奶瓶喝?不自省的人最喜欢将责任推诿在他人身上,却看不到自己的问题。
       怪罪别人,就犯了一种苛责的罪。这种罪,你犯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