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我是一只小小鸟

作者:郑占怡 来源:《谈心》杂志 日期:【2018-03-14 15:22:31】 共阅:【133】次
        天空中没有鸟的痕迹,但鸟已飞过。
        冬日的天空,若是雾霾严重,可能怎么都不知道有鸟儿飞过。暮时的街道,天空灰蓝灰蓝的,我走进一个地下通道,忽然听到“我是一只小小鸟,怎么飞也飞不高”的歌声。原来前面有一位弹着吉他卖唱的男子。歌声在空旷的地下通道里显得格外动人,那声响那回音颤动了人的心弦。而此时,歌声触动了我的记忆。我想起一位长沙女子,她也唱过“我是一只小小鸟”,并且有着比这更加动人的烟嗓。
       那是我几年前偶然看的一档综艺节目——“妈妈咪呀”里的一位母亲。“妈妈咪呀”是一档专门为已经成为母亲的女性,打造的展示自己才艺的平台。我记得当时她一上台,一开口唱出“我是一只小小鸟”,嘉宾和评委就被她略显独特的沧桑的音色所折服。整首歌唱下来,令人精神昂扬!
       演唱完成之后,嘉宾问她的职业是什么?她很爽快地回答:我是卖萝卜干的!对这个答案,观众多多少少有些意外,这歌声这气质,怎么看都不像呀!并且,她脸上始终在微笑,整个人洋溢着快乐的气息。我想,这样的人,做什么不快乐呢?经过追问,才知道她不仅自己腌制萝卜干,还劝自己的丈夫跟她一起卖萝卜干。
        有一段节目组录制的视频,在长长的地下通道,她一边守着摊,一边在闲暇的时候,就着空旷的回音高声歌唱,有人好奇地走过来,却发现她是卖萝卜干的。这时她会爽快地请人试吃,如果别人买了,说不定还会送别人一袋。但她的萝卜干确实好吃,还卖出了名,人们都称她为“青姐”。对每一个顾客,青姐都会说:“祝你今天过得快乐!”她说,“我希望每一个经过我摊子的人,不管他心情怎样,我都能给他带来一点点的快乐。”
        然后,节目组就开始八卦了,青姐的歌怎么唱得这么好?青姐说自己从小就有一个好嗓子。17岁的时候,她决定去做歌手跑场子。她说:“我喜欢唱歌,所以我就去唱歌。”“那时候,每天都有很多场子要赶。我们还组建了乐队,到处巡演。”她几乎唱了十年的歌。她形容那段生活,是“做梦一样的。”青姐的老公,也是由她的粉丝发展而来。“他天天听我唱歌,我就注意到他了。”26岁时,青姐迎来了自己唱歌事业的巅峰时期,她被多家歌厅竞相挖角,甚至还有出唱片的机会。但是她为了自己的孩子,毅然选择退出,她说:“我想过平凡的生活。”
        从红红火火的歌手到地下通道的“萝卜姐”,这生活简直是断崖式的趋向平凡。于是有嘉宾问她家庭收入,问她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吗?她具体是怎么回答的,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了,但是隔了几年,我仍清楚地记得她说:我们赚的够一家三口生活就可以了。在业余的时间,我们一家人最喜欢的就是骑行、徒步和做义工。我经常带孩子出去做义工,带他体验生活学会帮助他人。
       青姐传达给我的印象,令人赞叹。要知道,她每天早上7点就会起床做萝卜,要到晚上8点,才能回到家。但她丝毫没有怨天尤人,反而以余力去帮助他人。卖萝卜干的时候也不忘带给人快乐,她喜欢平凡的生活,连萝卜干都做得好吃得让人流连忘返。青姐还说,“人的快乐有很多种。我爱唱歌是一种,改变自己的生活也是一种。”她的歌声和行为真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这样能安于平凡,创造快乐,并给予他人快乐,如何不是一种自利利他的智慧呢?我忽然想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善待平凡的自己呢?为什么自己竟缺乏这种智慧呢?
       就因为没有做到世人眼里所谓的成功,就决定让自己不快乐吗?弄得自己不快乐,因为痛恨自己平凡,因为不喜欢自己一文不名。为什么会这样呢?平凡者,能得快乐吗?青姐的一曲《我是一只小小鸟》,唱出了我们平凡人在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中,不失希望和勇气的本色。就算我很平凡,但并不意味着允许自己随便放弃快乐和自由。心安然,便得自由。如果说有一个温暖的怀抱,那可能就是我们自己筑就的。曾经热播的电视、综艺节目,或许早就淹没在互联网的数据之海中。人们的眼耳鼻舌身意,受到许许多多的刺激。而那个嗓音如烟的女子,还在安然地卖着萝卜干。
        再听到这首歌,我得了一种法味:我是一只小小鸟,想飞也飞不高,就算飞不高,也可以有快乐,也可以像青姐一样有自己对社会的奉献,也可以给予世间更多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