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给生活一个美妙的回答

作者:周悦然 来源:《谈心》杂志 日期:【2018-03-14 15:51:45】 共阅:【52】次
        这时节,值冬藏,应当早睡,可心气浮时往往睡不着。没办法,我只有翻出床头书来看。《世说新语》一直是我的床头书,书中都是一段段的小故事,有的甚至只有两三句话,所以读这本书,不用管是哪一页,从哪一页都可以开始看。那一日也是如此,我随意打开一页,直到读到顾长康吃甘蔗。
        此段十分简约,才十八个字——因顾长康啖甘蔗,先食尾。问所以,云:“渐至佳境。”可以说,这段文言文很浅白,几乎不需要翻译,但其中的诗意与禅味却值得细细品赏。说起顾长康,他的另一个名字——顾恺之,可能更为人所知。长康是他的字,他擅诗词文赋,尤精绘画,著名的《女史箴图》和《洛神赋图》都是他的作品,现在存世的是后人的摹本,但丝毫不损他的声誉。
        一般来说,甘蔗从哪一头吃起,只能说是日常生活的习惯。有人习惯从头吃到尾,有人快吃到尾部就不吃了。记得我小时候,总想让大人帮忙把甘蔗节咬掉,我们自己只吃中间甜的部分。而顾恺之,是从味道淡的尾部开始吃。这和一般人,吃东西从好吃的部分开始,是不一样的。想必他的这一生活细节被观察到了,所以才会有人问原因,才有了他“渐至佳境”的回答。
        好一个“渐”字!这个回答,相当美妙,令平淡的生活富有诗意,乐趣渐生。从无味到甘甜,不就是越来越有乐趣的体现。从无味到甘甜,可不就是我们体会生活美妙的过程。就是吃甘蔗,好歹要吃一段时间,我们才能吃到甜;就是读书,也要读一段时间才有乐趣;就是寻山觅水,至少走那么一段时间,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到好风景,进入更好的境界呀!
       画家顾恺之以吃甘蔗这样的小事,也能给生活一个美妙的回答,给自己的行为一个诗意的界定。我又想到刘禹锡的《陋室铭》,分明一陋室,而陋室又如何?在诗人心里,一样是“渐至佳境”,这样的地方草色入帘青,往来无白丁,故而惟吾德馨。能够以苦为乐,如此,方能渐至佳境。
       面对许久不联系的朋友的问候:最近好吗?我们会怎样回答?我总是下意识地说:一般吧!还可以吧。现在想来,这样的回答毫无诗意,仿佛我们的近况真的毫无新意、不值一提。为什么我们对自己的生活状况感到麻木了呢?或许我们的生活没有变得更糟糕,也没有让人很满意,但这种介于“糟糕”和“满意”之间的感觉,不就是渐至佳境吗?当然,前提是,在这个中间我们没有放弃走向更好。
       这美妙的回答,像一股清流,冲开了我心头的雾霾。不要把对生活的解释权交给负面的思绪,我们应当用正面的、诗意的语言来解释和界定自己的人生。有人会问,明明糟糕的情况,怎么能自欺欺人,装作美好?可是,能不能给生活一个美妙的答案,取决你的愿力和能力。食苦瓜,苦后有甜;饮大碗茶,有涩味亦有回甘;所谓的“糟糕”,也不过是我们一时的想法,也许这些都是我们“渐至佳境”的前段部分而已。
       许许多多的事情,须吃过无味甚至苦味,才能得到甜头和乐趣,想渐至佳境,也得能付出一份坚持。如此,方能给生活一个美妙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