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忆念我的皈依师上仁下缘老法师

作者:刘柯兰 来源:《谈心》杂志 日期:【2018-03-14 14:31:39】 共阅:【49】次
        “八十年来一挥间,为脱尘劳忏前愆,从此生死皆无碍,菩提道上近前贤。”这是宝通禅寺方丈隆醒大和尚为示寂恩师上仁下缘老法师起龛法语。这则法语,是大和尚对恩师一生学佛弘法的高度概括,从这法语里,我感受到隆醒大和尚对恩师修学弘法的充分肯定。日月如梭,转瞬间恩师上仁下缘长老已离开我们三年了,隆醒大和尚在法会上的话,犹在耳畔。
       “兜率堂上圆寂大德宝通首座仁缘老法师,生于壬申年八月廿二,示寂于癸巳年腊月初九日,世寿八十二岁,僧腊七十三载,戒腊五十七春。
       大德八岁出家,童真入道;五十年代,随兄南下,云游名刹,参研佛法。入住武汉,近六十载,艰难困苦,历经坎坷;遍参高僧,遍访知识,受益匪浅,得法良多。六十年代,政府号召,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兴办工厂,自主创业,农禅并重,不忘初衷。八十年代,退休回来,亲近道公,重建三宝,融入僧团。几十年来,关心常住,关注道风,寺院建设,常系于心,各项建设,奉献良谋。呕心沥血,不遗余力,僧中典范,信众楷模。
        余与大德,四十年前,相知相交,相钦相敬,亦师亦友,受益良多。三十年前,小住龙华,亲睹大德,帮助僧尼,扶老助贫,躬行不辍;搬柴运水,莫不亲为,众人钦敬,僧俗赞叹。每思及此,莫不伤怀,感动莫铭。
        大德示寂,僧团失范,信众失怙。逝者已去,生者长矣!”
        耳边依然回响着三年前的那天隆醒大和尚的现场法语,今天读来依然泪流满面!
        还记得2013年12月8日,冬月初六,梦见他老人家要我帮忙绑腿,就是将那种大棉裤旁边折一点,再用扣子扣上。梦中的自己真高兴啊!能在梦中亲近师父,内心无比温暖,醒来都有点舍不得!
       却哪知,不久,他老人家就启程出发了!
       三年来,没有哪一天不忆念他老人家!
       师父有时很严厉,常做狮子吼,这一点有目共睹,而我们则以跪着挨打为荣;有时又和蔼可亲、活活泼泼地像个老小孩,让人忍俊不禁。
        记得有一次法会期间,自己有幸得空每天准时报到,全程参与。
        一日,当天佛事毕,去给师父告假。
       “师父,我走啦!”他老人家正在自己剃头呢,顺口就道:
       “走啦……怎样呢?”
       “走啦……明天再来啊。”
       “哦,你来去自由啊!”
        是日,法会圆满,正在送圣仪式中,但自己因有俗事得提前离开……
       “师父,我先走啦!”
       “先走?! 好呀!你早该走咯!”
       “…… 师父 ?! ”
       “么样? 你还想留在这娑婆世界?”
        想起师父生前对弟子的种种关爱,忍不住就想哭。师父好像悉知弟子的一切,但并不点穿,让我们自己去领悟。记忆中师父几乎没有“揠苗助长”过,耐心地等着愚笨如我者机缘成熟。
        刚皈依佛门时自己年轻啥都不懂,每日在红尘打滚,更谈不上供养师父。有一次师父电话我,要我抽空去一趟。一到寺里,师父就领着我往玉佛殿旁边走;上二楼,叫我朝牌位拜拜;然后,又领着我下楼,叫我快回去。现在我才知道,师父悄悄帮我在水陆法会的内坛立了超度祖宗的牌位!真是忏悔自己当初枉入佛门不好好学习!感恩师父用心良苦!
        那几年,孩子很小,学业很重。有一次,自己头疼得厉害,想早点完成博士毕业论文,求师父把供佛的水给我喝,狠狠地加持一下(自己无知,请大家别学我)。
       “博士读了也没什么用……”师父一边轻描淡写地说(后来过了好久,我才渐渐明白师父的言下之意),一边重新拿出一个杯子专门倒满水。念几遍咒之后叫我喝下。当晚,我梦见师父给我喝的水里有三颗白果。
        想自己当年,论文写不动了找师父;评职称不顺也找师父;还问师父自己什么时候有机会出国!(无比忏悔!)可是,记忆中的师父仿佛从没有不耐烦,也从没有拿大道理压制过。
        师父告诫我,“你跟他们的追求不一样。”(就这一句,我突然醒了!)
        师父还说,“别打妄想要出国,好好把孩子照顾好!你出去了,孩子怎么办呢?”
        看我愣在一边,师父又说:“你出去就把师父丢了哟!”
        怎么可能?
        虽然我一时没法理解师父的深意,但是,无论自己感觉有多烦心,他老人家每次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可点到自己的穴位,让人蓦地清醒。每当自己迷惑困顿时,在师父身边呆一会,就会感觉豁然开朗,信心满满!多少次遇到心结难受的时候,会突然接到师父的电话,轻轻的一句“你还好吧?”仿佛有无穷的温暖和力量!
        2014年农历二月二十八,宝通禅寺春季水陆法会圆满,这是师父走后的第一个水陆法会。
       自2008年遵师嘱,第一次正式参加水陆法会以来,基本每年都参加了宝通禅寺的水陆法会。前两次因种种原因都没能完整参加法会。从2010年春上的水陆法会起,我安顿好工作和家里的事,安心全程参加法会。这样的感觉和收获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发心参加法会,机会难得,还是身心俱在的好。
       2010年进内坛的感应,令我记忆犹新。
       那一年,内坛大斋主基本没时间到位,其他的人好像也都很忙,有那么几天,内坛里除了师父们,就只是我一个在家弟子。自己老老实实在内坛拜佛、诵经、上供,全身心投入,发心忏悔无始以来的业障。到请下堂的那天,眼一睁开就害怕、发怵。手里奉命端举着代表所有参加法会众生的牌位,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法会圆满那天,下了早殿,天下着雨,我跑到师父那儿想找把伞。当时,他老人家住在旧佛学院教学楼的第一层。我进去的时候,屋里没开灯,师父正盘腿坐着,好安静。没等我开口,他老人家就叫我:“你来啦!”接着,师父一字一顿,声音低沉而铿锵有力,给我开示:
       “佛法广无边,父母恩难报,要超越六道轮回,要好好学佛!
       “你要保重自己,多拜佛,多念经,管好孩子,保证家庭和睦!这是你的任务!把两孩子照顾好,此生就功德无量了!”
        师父鼓励我精进不放松:“不要怕吃苦,不要贪图享受。要精进,勿放逸懈怠。”
        师父对我说,“你才一点死工资,却连续三年参加水陆内坛。你还要照顾父母弟妹、两个孩子……”
        刹那间,我感觉像虚空中佛祖示现!全然不觉自己是在清晨宁静的宝通禅寺一隅。
        跪在师父身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感恩的泪水夺眶而出!怎么也止不住……以后每思及此,亦复如是。
       2013年的两堂水陆法会是连在一起的。
        之前,自己本没准备进内坛,但梦感而发,上奉师命,下顺“民”意,还是欣然参加了。没想到,第二堂水陆法会内坛基本都是同门师兄弟参加,主法的师父慈悲,让我继续在内坛拜忏,我感恩不已。等法会圆满时,我去看师父。他老人家一看见我就说,“你辛苦啦!参加了两堂法会呀!”
        以前每次宝通禅寺举办法会,基本都是师父亲自电话告知我时间。现在,师父他老人家已走,本次法会,我很晚才得知消息,差点忘记具体日子了。时间恍惚中到了21号,我还没记起来。结果,当晚梦中师父他老人家身着海青闪现,就那么一瞬,我醒了,第一个念头就是:水陆法会要开始了吗?看手机日历,啊,已经21号了,今天下午水陆法会就要开始洒净了!
        师父他老人家果然还惦记着红尘中忙碌的徒儿!
        师父生前参加水陆法会,一般都在大坛司鼓。
        本次的水陆法会我在大殿拜忏,正好站在鼓的后面,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司鼓的师父。鼓还是那面鼓,往昔击鼓的人已不在,拜着拜着就止不住地眼泪汪汪了。
        法会的每一天都仿佛师父就在眼前,一如当初。
       唱香赞,会想起师父教我该怎么停顿、换气,为什么要唱得那么慢;诵经念佛,会想起师父教我怎么观想;参加供上堂斋的时候,会想起那一年师父上堂说法,恩师声如洪钟,我跪在佛前,感觉师父的声音仿佛穿透了三千大千世界,句句直指人心;跪在师父的身后,跟着年逾八十的老人家拜佛,高大的师父在眼前缓缓地、缓缓地礼拜,如此神圣、庄严!每一次拜下、站起,自己都忍不住想要流泪,心里满是崇敬、珍惜、感恩!
        今天想起来,很是感谢自己当初的发心。
        那次法会到第五天的时候,大家都去吃早斋,我稍去晚了点,独自一个人坐在大寮的圆桌边,想到自己懵懵懂懂中依止恩师皈依佛门十几年,读研考博、结婚生子,忙忙碌碌,却没怎么精进学佛修行。
        时至今日,幡然醒悟,欲精进努力,皈依恩师却已离我而去,自己就像一个失怙的孩子,无依无凭,惭愧不已,追悔莫及,禁不住就泪流满面了……
        以前师父在的时候,我们会在法会间隙,到师父的寮房集中,把随身的包包什么的放在他老人家那儿;有时候师父还会叫我们陪他老人家一起用餐……我的机会好像总是比较多的,他老人家总觉得我是他的众弟子中最可怜悯的,常唏嘘不已,说我太辛苦;师父总是生怕我没吃好,没力气做事,总是叫我多吃点。也怪,我在师父身边吃饭时,总是吃得格外香!格外多!
        吃完饭,师父还会给我们这些徒弟们分发水果,他老人家亲自给每个弟子一个一个挨着发,一个也不落下!每次还专门给我两个苹果,说这是供佛的果子,是福果,两个孩子一人一个!
        如今,这一切都成了记忆!
        法会圆满时,好多人在观瑞相;大家又不知不觉谈起师父走时看到的天上朵朵莲花般的云彩。
        我愚笨,啥都看不到,只愿自己善根不退,精进不止,以报佛恩!
     “志求佛法不退转,思念慈悲无厌倦。”
        弟子愚钝,穷尽言辞亦无以描述老人家的恩德于万一。对师父的最好的报答,就是立足当下,好好学佛,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践行佛法!
       谨借一位尊敬的大善知识撰写的挽联,敬献恩师:“仁义仁慈,本具福德,何其自在;缘生缘灭,原无来去,定是逍遥!”
        惟愿恩师莲登九品,花开见佛!不舍众生,早返娑婆!
        祈愿恩师护佑弟子菩提路上,念念增明!
        阿弥陀佛!
        谨以此文纪念恩师,缅怀师德;亦借此感恩弟子身边的诸大善知识!感恩三宝慈悲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