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放下手机

作者:闻远 来源:《谈心》杂志 日期:【2018-03-14 15:33:59】 共阅:【57】次
      我一直期待着期末考试结束的那一天。然而,我又非常害怕这一时刻的到来。这种害怕,跟考试无关。
        繁忙的考试周甫一开始,我们就在期待着它早日结束。那是怎样的望眼欲穿、望眼欲穿啊,就算在紧张的复习告一段落,需抬头望一眼窗外的蓝天白云抑或缠绵细雨时,我们都不会忘记想想如何在考试结束后组织一次聚餐、一场球赛、一局桌游(一种纸牌游戏),给我们的这一学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然而这一切在考完最后一科走出考场后的瞬间迅速化为泡影。当我兴致勃勃地回到寝室,拿出珍藏许久的桌游,不厌其烦地到一个又一个寝室邀请大家来玩时,同学们却不约而同不耐烦地说:“都考完了,打一把网络游戏再玩桌游也不迟嘛!”他们头也不抬地说着,在他们面前,是清一色的电脑屏幕,冰冷而毫无生机。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玩网络游戏的叫骂声犹使我耳不忍闻。我知道,这“一把”,就是一整天。
        虽说到了大学即是走向社会,但由于年级人数众多,我们并不像中学时代那样每个同学之间都走得那么“近”,除讨论题目以外,好像就没什么所谓的固定的集体活动,期末考试刚一结束,趁同学们还没各自回家,正可以好好聚聚,一起放松一下。这一本来很完美的团聚时间,因为打网络游戏,就这样也变成了虚拟世界的牺牲品。
        当然,电子产品并不是剥夺我们生命意义的罪魁祸首,相反,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的随意,浪费了自己的时间;是我们自己的选择,破坏了有规律有理性的生活;是我们自己的习惯,毁掉了自己不少的青春时光。这话虽然有些危言耸听,但长此以往,差不多就是如此了。
        刚刚开学,我们从中学时代的没有手机到了进入大学拥有了人生的第一部智能手机,创建或者加入了几十个QQ群、微信群。其中有专门发布重要通知的,有中学同学用来叙旧的,还有专门用来“灌水”——闹腾的。的确,通过手机发布重要通知,让老师同学都方便了许多,通过各种推送发布的新闻事件让我们足不出户便可“运天下于掌上”,通过同学间自己创建的群,让我们觉得旧相识不再遥远。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养成了不时在手机上查查通知、看看新闻、聊聊天的习惯,其中不乏有同学渐渐沉迷于手机,沉迷于方寸手机里的花花世界,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耗掉了。
        我还真得反省一下自己,虽然可以肯定地说,我现在并不是一个完全的“手机控”,也可以自信地说我还有着良好有序的生活和学习习惯,但我不得不承认,手机已经使我把每天上床睡觉的时间足足推迟了至少半个小时!高中三年,每天上床睡觉时间几乎都在夜晚十一点左右的我,虽然现在还没到“在床上被手机砸晕”的程度,但已经逐渐在打乱生物钟。
       CC同学经常与我一起到自习室上自习,讨论难题。就我的了解,他属于知识面广、思想也较为深刻的工科生,但有时候他也难免在电子产品的事情上犯糊涂。一天我问他,到底是什么让大家无法放下手机甚至把玩网游当成自己的唯一娱乐方式。他思考良久后告诉我,其实并不是我们都愿意这样,道理大家都懂,玩完后甚至会有虚度光阴的内疚感,但就是停不下来。有时候,就是为了查一下群里的通知,顺带着“只看一节视频”,紧接着“只打一把游戏”,然后“只刷几分钟朋友圈”……等到你幡然悔悟,时间早已悄无声息地溜走。
       但这种情形并非不可避免,为什么不在高兴时捧一本好书细细咀嚼?为什么不在悲伤时奏一段小曲静静聆听?为什么不在孤独时找朋友来聊聊天、叙叙旧?其实,只要有正确的意识、顽强的意志,即使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你也可以拉近与他人的距离,接近与自己灵魂的距离。放下手机,你并不孤独!
        今天,为期两周的大学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中午时我回到寝室,准备好好地午休一下。寝室里几位室友在电脑上玩得正嗨,枕着鼠标和键盘的疯狂敲击声,我辗转难以入眠,披衣起床出门来到走廊,通过门缝望去,隔壁几间寝室毫无光亮,寂静得可怕。遇到提着面包上楼的CC,我问他大家都怎么了,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告诉我,他们到网吧“开黑”(联机打游戏)去了。了无兴致的我只好独自来到空荡的自习室,写下我的感想。中午没有睡成午觉,此刻的我,只觉得好困好困、好累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