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茶不容烹却足禅(一)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8-02 16:57:59】 共阅:【33】次

 读明清小品,时时会读到茶与禅、茶与佛相伴出现的表达。有的小品虽只言茶而未言佛,却暗含一种禅意,有一种悠远之韵。明代晚期以降的清言小品,较为有名的,有屠隆的《婆罗馆清言》、《续婆罗馆清言》,陈继儒的《小窗幽记》,吕坤的《呻吟语》,洪自诚的《菜根谭》以及乐纯的《雪庵清史》等等。这些清言小品,多提到茶与佛的关系。其中乐纯的《雪庵清史》里列举居士的“清课”,这些“清课”有,“焚香、煮茗、习静、奉佛、参禅、说法、作镄事、翻经、忏悔、放生……”。在这里,乐纯把“煮茗”列为第二,列于“奉佛”、“参禅”之前。有论者认为,由此足见饮茶之重要。我却不以为然。我倒觉得这像是作“清课”的程序,既然是一种程序,茶与佛事,茶与参禅的关系便密不可分了。

   乐纯的《雪庵清史》出现于明代,而禅茶一味之境界,却已在许多公案中出现。最为有名的,莫过于达摩祖师与禅的传说。这则传说在日本佛教史上有着较为详细的记载。达摩祖师从印度来到中国,在少林寺后山坐禅,一坐就是九年。少林寺的僧人虽然不认识他,但出于慈悲,怕他饿死,就给他送来饭食。但送来的饭食都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达摩祖师在入定的第三年,由于睡魔侵扰,他打了一个盹,醒来后非常愤怒,他感觉自己抵制诱惑的力量远远不够,认为连昏睡这样的搅扰都抵挡不住,谈何自度度人?他把自己的眼皮撕下来,掷于地下,继续坐禅。不久达摩祖师扔下眼皮的地方长出一株绿叶植物。达摩祖师一旦昏沉,就摘下树叶嚼食,竟感觉神清气爽,不再有睡意。后来僧人们学着用这树叶煮成汤,以作坐禅之饮。这便是茶与禅最初融合的例子。

    关于茶禅一味,还有一则著名的公案,那就是赵州从谂禅师说禅的故事。赵州禅师俗姓郝,曹州郝乡人(在今山东),幼年出家,法号从谂,是六祖慧能大师的第四代传人。他证悟渊深,享誉禅林,住世达120年。唐大中11年即公元857年,已是80高龄的从谂禅师行脚来到赵州,受信众敦请驻锡观音院,在这里弘法40年。有一天,寺里来了一个新和尚,前来拜见从谂禅师。从谂禅师问他:“你来过这里吗?”这位和尚说:“来过。”从谂禅师说:“吃茶去。”新来的和尚连忙改口说:“没来过。”从谂禅师说:“吃茶去。”站在一旁的院主就不明白了,就上前问道:“怎么来过这里,叫他吃茶去,没来过这里,也叫他吃茶去?”从谂禅师说:“吃茶去。”这便是千古禅语“吃茶去”公案。这则公案,有很多人曾给予解读,但不管如何解读,都离不开茶禅一味的境界。

    中国文人的知识结构历来都不是单一的。现在人读书人坐在一起谈中国传统文人,除了感慨传统文人的气节外,往往为他们的多才多艺折服,更为他们丰厚的知识结构所概叹。茶与禅结合,品茶之禅意得到文人们的关注,使中国诗歌也多了一种吟咏的题材。实际上,中国传统文人的知识结构里,佛教思想占有相当的比重。把佛教思想与茶文化融便起来,产生了许多咏叹茶中之禅意的诗歌曲赋来。这自然包括一些诗僧的茶诗,自然包括其他诗人写的茶与僧、茶与禅意的诗。如李白就写过一首诗,题目为《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诗中所言玉泉寺至今犹在,玉泉寺产的仙人掌茶如今亦是茶的杯中珍品。唐代的裴迪曾在他的《西塔寺陆羽茶泉》一诗中说:“竟陵西塔寺,遗迹尚空虚。不独支公住,曾经陆羽居。”形象直观地描述了茶与禅、茶与佛之关系。同样是唐代的诗人,皇甫冉写过一首题为《送陆鸿渐栖霞寺采茶》的诗,“采茶非采菉,远远上层崖。布叶春风暖,盈筐白日斜。旧知山寺路,时宿夜人家。借问王孙草,何时泛碗花。”清代杨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写过一幅对联,把茶与佛教的关系表达得可谓淋漓尽致,“从来名士能评水,自古高僧爱斗茶。”用“从来”与“自古”似乎夸张了一些,但至少道出了在郑板桥眼里茶与僧、茶与禅,是密不可分的。

    寺院产茶,名寺出名茶,只要略略了解茶与禅之关系的人,皆可讲出许多这方面的故事。像前面提到的李白的诗里的“仙人掌”茶,就是产自玉泉寺。现在有许多寺院正着手开发茶款,如天心禅茶等。但茶名用佛号的,却甚是少见,“铁观音”则是这“少见”里的极有特色的茶品。

    铁观音茶之所以用佛的名号来命名,与发现者信佛直接相关。关于铁观音茶名的由来,历史上有很多美丽的传说,但权威的说法,则是魏荫发现铁观音树的“可查之据”。厦门大学出版社曾出版过一本书,书名即为《魏荫与铁观音》,书中对魏荫发现铁观音树、魏荫研制傀观音茶,作了较为详细的叙述。原来魏荫出生于一个世代信佛学佛之家,这个信佛学佛之家同时也是一个种茶世家。他的家里即供奉着观音菩萨像。魏荫出生前,其父母就向观音许愿,祈求观音消灾庇佑。

    魏荫从小就随着父母向佛学佛,每日清晨起来,都要随父母以清茶三杯敬奉观音菩萨。据《魏荫与铁观音》描述,“魏荫除了勤于劳作,处事为人更是乐善好施,尊老爱幼,礼仪待人,孝顺父母,多有行善积德之举,秉承父辈尊崇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

    到了清雍正元年(即公元1723年)谷雨之后的一天晚上,魏荫于朦胧中见观音菩萨驾祥云来到眼前,观音菩萨手挚宝瓶,对魏荫说:“念弟子虔诚备至表具良善之心,其诚可格天德可感神,今特事业化你。”说话间,观音菩萨把魏荫领到观音仑打石坑,指着石崖峭壁处的一株茶树说,“这是一株珍奇摇钱树,是取之不完可造福世人的好茶树,汝珍惜,勤加培植传播,造福万民,他日必将名传千古。”魏荫正想移树,被一阵犬吠声惊扰,一觉醒来,方知是梦。但魏荫相信这是菩萨显灵托梦,也是他多年行善的福报。便起身焚香礼拜观音菩萨。

    第二天一大早,魏荫便照观音菩萨指点的路,去寻找那株茶树。发现这种茶树是他从没见过的品种,“树型披张,枝条斜生,嫩芽紫红,叶片椭圆形,叶尖略歪,叶肉肥厚,叶边齿状稍疏,略向叶背倒卷,沁发出一股清香,树冠有四尺余宽。”《魏荫与铁观音》是这样描述魏荫当时的心情的,“魏荫心中大喜,感念观音大士甚是灵圣,真是美梦成真,更是天赐活宝。”魏荫采得茶叶,回家炒制,品后发现的确非同一般。于是按照观音菩萨在梦中所嘱,压条繁殖,将系列的茶苗种在旧鼎里,精心呵护,后来又分送邻里,让大家广为种植。乡邻聚在一起,品茗礼佛,想到这种茶树系观音托梦而得,移植又是在铁鼎之中,于是人们即将这种茶命名为“铁观音”。

   2003年12月17日,“纪念铁观音茶始祖魏荫诞辰300周年暨铁观音茶学术研讨会”于福建安溪县西坪镇松岩村举行,会上从多学者坚持铁观音茶树发现者乃魏荫的学法,并确定发祥地为安溪西坪松岩打石坑。

铁观音茶从发现、培植到茶名,都与佛教有着深厚的关系。这种关系并非突然发生,而是有着历史的渊源。我们从魏荫发现铁观音树的过程,以及魏荫学佛的家风,即可看出茶与佛教的关系由来已久。

    实际上,说到安溪铁观音,说到安溪铁观音与佛教的关系,我们还应该提到安溪县首任县令詹敦仁。他曾写过一首诗,同样涉及到茶与佛教的关系。这首诗的题目为《与道人介庵游历佛耳,煮茶待月而归》,这里的“佛耳”是一个山名,是“佛耳山”之简称。全诗是这样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