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永远的记忆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8-02 16:41:31】 共阅:【10】次

 在我家的客厅里,陈放着一件与现代装饰很不协调的物品——一盏残缺陈旧的桐油灯。这可是我家的一件“文物”啊!我很珍爱它,因为它是我永远的记忆。

    这盏桐油灯已有50多年的历史了,它是祖父传给爷爷,爷爷传给爸爸,爸爸又留给我的珍贵纪念物,它记录着我家几代人照明生活的故事。

    听爷爷讲,他小时候,生长在山大人稀交通不便的农村,尽管解放了20多年,家乡还是没通电,照明工具就是山里人自己发明的桐油灯。每当夜幕降临,祖父祖母就在昏暗的桐油灯开始了夜间劳作,爷爷就在昏暗的桐油灯下挑灯苦读。爷爷还说,点桐油灯,也得节约,因为桐油要钱买,有一天深夜,爷爷避着祖父母的眼光把灯芯拨长了一点,想让灯光更明亮一些,祖父母发现后责训他:“你到底有多厚的家底,把灯芯挑这么大?!”从此,爷爷再没有挑长过灯芯,而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度过了童年的读书时光。爷爷又意味深长地说,每当听到从那时明时暗的灯光下传出祖父为全家人找点零花钱搓打草鞋的棒槌声,每当看见在那时明时暗的灯下祖母为全家人赶御寒棉衣而忙碌的身影,心中便漾起酸甜苦辣。听了爷爷讲述的故事,这盏桐油灯便在我心灵中打下深深的烙印。

    听爸爸说:他与这盏桐油灯有着极深的感情,这盏桐油灯伴随了他的童年时光。爸爸的童年处于改革开放年代,大山里发生了变化,通了公路,家家户户经济条件好起来了,都用上了照明电。不知是从节约出发,还是要发扬桐油灯照明的传统,尽管家里已安上照明电灯,夜间做事还是提着桐油灯,晚上学习,爷爷总让桐油灯陪伴。爸爸又逗趣地说。孩儿时,他对桐油灯感到很新鲜,做作业时小心翼翼地去摘灯花,烫痛了手也不在乎,只觉得好奇、有趣。灯芯燃起的火苗忽左忽右、忽高忽低,像跳摆手舞似的。后来爸爸上了中学,在那微弱亮光下,他走进一个新的领域,钻研起写作来,处女作《我的梦想》变成了铅印,当时那高兴劲甭提。就是在那昏暗的灯下写成了很多优秀作品得到师生的赞赏。高考时候——桐油灯又不知伴随他熬了多少不眠之夜,为他的榜上有名开出一串串绯红的灯花。听完爸爸讲述的故事,这盏桐油灯已长驻我心中。

    随着爸爸的工作调动,我们在市城安了家。一天,爸爸特地从大山老家把这盏桐油灯带回城送给我,要我珍藏。因此,我特别珍爱它,把它陈放在客厅,视作“传家宝”,成为我永远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