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隆醒谈话录(一)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8-02 16:24:27】 共阅:【51】次

 编者的话:上一期的《谈心》刊发的“隆醒谈话录”,谈的是“为求出离三皈依”话题,让读者了解到学佛的根本意义,读者评价甚高。有不少信众来信希望能谈谈学佛在现实生活中的意义。为了满足读者的要求,今天刊发的“隆醒谈话录”,以佛教的五戒为切入点,谈谈五戒在现实生活中的价值。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金松风:尊敬的大和尚,每次听您开示,都受到莫大教益,很多读者告诉我,得到您的一次开示,学佛的信心都会增加一层。您的开示,对大家了解佛教,学佛修行,帮助很大,尤其是对信众如何把学佛落实到生活中,意义非常大。但仍有很多一心向善的读者,他们读了不少佛学方面的书,在自己的言行中,也开始严格要求自己。但如何把教理教义落到生活的实处,却没有方向感。所以在这里我想提一个问题,这也是好几个学佛的朋友曾经问过我的问题,希望我把问题带来,请大和尚给予开示。佛教五戒在现实生活中什么具体的意义?这个问题可能问得很外行,甚至提问的起心动念都不合佛教的教理教义,但这个问题的解答,对很多想学佛的人而言,的确有指导意义。

   隆  醒:对于一个一心向善,学佛修行的人而言,任何问题都可以提。也不能说提这个问题在起心动念上,有什么不妥之处。用一个佛教的词说,这就是“迷”呀。有“迷惑”就可以问,可以悟。我甚至觉得,对一个初学佛的人而言,能提出这个问题,对学佛才是真诚的。因为他想到的首先是“行”,而不是“知”,而“行”是把佛教的教理教义落到实处的关键。

   金松风:是的。几个朋友提出这个问题时,很虔诚,没有质疑的成份。他们只想知道怎么样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修佛。

   隆  醒:的确,这说明提问的人,是真诚地想把学佛落实到日常生活之中。尤其是对那些没有皈依、没有受戒、但仍想学佛的人而言,这个问题是很有价值的。所以你不必认为提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

作为一个佛弟子,须遵守的戒律有很多。学佛当然还是皈依好。不论在家、出家,皈依让人产生一种敬畏感,也从仪式上把自己的信仰固定下来。举行皈依仪式,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警示。皈依后就要遵守学佛的一些戒律。其实任何宗教都有戒律,戒律体现的,是一种信仰的价值取向。反过来,是教徒的行为规范。皈依三宝的佛家弟子,都应该严格遵守佛教戒律。

佛教其实远不止五戒,还有“八戒”、“十戒”等等。但基础是“五戒”。这“五戒”分别是: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

    所谓“不杀生”,人是肯定不能杀,这一点大家都明白,除此之外,“一切有形、蠢动、含灵,皆不得加害。”在佛教里,动物被称作有情,也就是有感觉、有思维的动物,比如人,不仅有感觉、有思维,还有意志,属于高级动物,其他动物如蚂蚁等,对冷暖、光线等都有感觉,都属有情。

    关于不杀生的戒律,内容很丰富,可以去读一读《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

    至于说佛教的“不杀生”现实生活中的意义,可以从这样几个方面来理解。

    首先,佛教的“不杀生”告诉我们“众生平等”。我们没有权力去随意剥夺他人及其他生物的生命。我们正处于一个社会转型期,很多传统价值观受到挑战,有的人为了一己私欲,杀人越货。现在媒体上关于谋财害命的报道有很多,这都是不尊重生命的缘故。当然“众生平等”远远不局限于人的生命平等,也包括其他动物。现在的人似乎特别喜欢吃祖宗不吃、祖宗没有吃过的动物,见到什么动物,都想杀掉来吃。这是在造杀生之业呀。原来的吃狗肉上不了台面,现在吃狗肉成了时尚,原来听说谁吃老鼠人们都要呕吐,现在吃老鼠也成了流行餐。这是对生命的极大的不尊重,是人的欲望毫无节制的表现,也是漠视众生的行为。

   其次,佛教的“不杀生”强化了我们的环保意识。从实践层面上讲,“不杀生”虽然很难坚持,尤其是居家学佛的信众,但最终是被动的。积极的“不杀生”,是护生,是放生,是保护生命。如果不注意护生,对某种动物大肆虐杀,最终就要导致生态失衡,受灾的还是人类自身。2007年湖南洞庭湖一带发生了10年来最严重的鼠患。那年7月初,仅岳阳县就因为鼠患造成8000亩水稻受损,5000亩绝收,10000多亩花生受损,红薯、玉米各有1000多亩受损。从表面看来,这次鼠患是因为水位上涨,由于上游多处蓄水,洞庭湖没有被淹,很长的枯水期让鼠类的栖息地暴露在外,有利于东方田鼠的繁殖。水位一旦上升,东方田鼠被迫迁移,开始祸害人类了。但为什么只有东方田鼠繁殖而没有东方田鼠的天敌繁殖?其实鼠患不仅仅是因为水位上升,更因为老鼠的天敌蛇,早已成了人们餐桌上一道昂贵的菜肴,蛇被人们捕杀得差不多了,老鼠没有了天敌,繁殖起来当然很快,生态平衡自然遭到破坏。

   这样的例子还很多。杀生造成的生态失衡,给我们的环境保护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如果不加制止,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肯定会加剧。所以佛教的“不杀生”警示我们,环保课题越来越严重,积极的“不杀生”应该是“护生”,是保护生命。

   第三,佛教的“不杀生”还让我们培养一种慈悲心。慈悲心在现实生活中,与人们日常所说的仁爱之心是相通的。儒家说:“仁者爱人”。孔子思想的核心就是“仁”,就是“爱人”。在儒家看来,“仁”是人的最高道德理想,也是做人的终极目标。孔子非常重视尊重人的生命,一家失火了,他先问有没有人受伤。《孟子*梁惠王》里讲了一个故事,说梁惠王见牛被杀的时候那种痛苦状,很不忍心,就让屠夫换成羊,实际上,杀羊与杀牛没有区别。梁惠王为什么要换?是因为“不忍”,孟子首先肯定梁惠王有仁爱之心,有悲悯之心。但他又指出,杀羊与杀牛,其实是一回事。梁惠王于是感觉很紧张。但孟子又说了,你不让杀牛,是因为你看到了杀牛的场面很残忍,认为可以用羊来代替牛,是因为你没有看到杀羊的场面,如果你看到杀羊的场面,仍会阻止屠宰,这说明你还是有悲悯之心。于是梁惠王就很高兴。这就像佛教说的“不见杀”一样。这说明什么?说明仁爱之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梁惠王希望孟子在道德上给自己打高分,当然希望能得到孟子对他“仁爱”思想的肯定。我们现在的未成年人,天天看那些充斥凶杀暴力的小说、电视,有的卡通动漫也充满了血腥,这非常有害。这在潜移默化中让未成年人对“杀生”产生一种麻木感,在无形中培养了未成年人的残忍心,在无形中让未成年人对生命缺乏一种起码的敬畏感。

    金松风:有一个电子冒险游戏叫作《虐杀原形》。游戏的主角因为被自己带出来的病毒感染,从停尸间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同时发现自己获得了超乎常人的强大能力。当他杀死一个人时,他就可以获得被杀者的记忆与能力,甚至变成被杀者的样子。杀的人越多,主角的能力就越大,甚至变得无所不能。这款游戏在未成长人那里很有市场。许多未成年人就在游戏中获得一种虚拟的杀人快感。

    隆  醒:不管开发这款游戏的初衷如何,把杀人当乐趣,其实就是在麻木人的神经,培养人的残忍。

    佛教的“不杀生”与中国传统儒家文化讲的“仁”相通,都强调对生命的敬重,对生命的敬畏。遗憾的是,现在杀生在许多地方成了一种表演,甚至成了一种行为艺术。关于虐杀动物的报道,现在随处可以看到。2005年1月22日北京的《京华时报》刊登了一条新闻,这条新闻还传到了网上,题目是《卖狗者当街虐杀狗 女子哭劝刀下留狗》,网上还为这条新闻配了好几张残忍的现场图片。这条新闻报道的是,小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于2005年1月21日在北京通州区潮白河桥头东,力劝卖狗者不要当街杀狗。记者亲眼见证了屠狗者的残忍,描述了当街杀狗的残忍场面,“屠狗者举起一根沾满狗血的半米长铁棒,当头一棒狠狠砸在一条30多斤的大狗头部。随着‘嗷———嗷———’两声哀号,大狗昏倒在地。屠夫随手拈刀将大狗颈部喉咙割断,顿时,狗血在马路边流满一地。关在笼子中待宰的三十多条狗看到同类惨死的情状,开始骚动起来。笼中发出一阵阵哀号,狗的眼中流露出惊恐绝望的神情。屠夫说,这些狗大多是从通州梨园狗市、天津收来的。有私人买狗肉,也有餐馆来订。三十多只狗大约两天就可以全部卖完。”杀生已经造下恶业,当街杀生,手段又很残忍,怎么不让人悲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