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10年 -> 2010年07第十四期 -> 路上路上

美丽的间隙(一)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31 11:19:51】 共阅:【348】次

 “领导”来视察   

      宝通寺里的师父们喂了好多动物,猫啊,狗啊,鸭子啊等等,队伍最庞大的,还要属鸽子了,一大群在宝通寺里自由地活动,在吃饭时的玉佛殿门前见得最多。

     下午,我们正聚精会神工作时,办公室来了一位稀客,一只鸽子从后门飞了进来,降落在木质地板上,然后东张西望地往里走。我们很高兴地撒了些饼干屑给它,它只是象征性地啄了几下,以示礼貌,显然是被寺里的师父们养的丰衣足食,“不受嗟来之食”了。

  它收拢着翅膀,往其他办公室走去,神态自若,俨然像一个背着双手来视察的领导。我们尾随其后,并议论着它,它依然昂首阔步地向前走,我们的目光和讨论丝毫不影响它,显然是一个经历过大场面的领导。

  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事要做,就各回其位,让“领导”自由参观了。

  等回过神来,想看看领导,原来它为了不打扰我们工作,早已离开了。呵呵,真是一位体恤民心的好领导啊!

                                                              无声的震撼

  2010年5月22日下午六点左右,结束了对中国第二尼师——慈学法师的采访,我们纷纷跟老法师合影留念,不亦乐乎。

  慈学法师虽已90岁高龄,依然精神矍铄,手舞足蹈地侃侃而谈,她对往事的记忆清晰深刻、历历在目,对一些细节讲述详尽,令我们这些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自愧不如,不得不赞叹老法师记忆力惊人。采访休息的时候,老法师拿东西我们吃,还亲自搬来一箱饮料让我们喝,这样的事情她大可以喊我们去做,却还亲力亲为,我们为她身体硬朗行动稳健感到高兴的同时,更多的是深深的惭愧!

  离开时,周冰师兄给老法师顶礼拜别,跪下时,周师兄突然说:“老法师,您摸一下我的头吧!”

  周师兄这个意外的举动让我们都很吃惊,停下收拾东西的双手,呆呆地看着她们。此刻的大堂突然静默了,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时间停住了,仿佛我们置身于一个新的世界,只听见呼吸的节奏。

  老法师就像慈祥的老奶奶怜爱地抚摸着自己的孙女儿一样,一切都那么祥和,那么安宁,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心头涌过,泪水夺眶而出,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我这样,除了感动,还有一种来自心灵的震撼!

  关于震撼,印象最深的是小学的一篇课文,《安塞腰鼓》。作者将黄土高原上粗犷、雄浑、振聋发聩的腰鼓声写得酣畅淋漓、曲尽其妙,那种人、鼓合一的境界让人心生向往。不过那时候的我,由于阅历的关系,无论怎样穷尽我的想象力,最多只能联想到早晨在广场锻炼时,退休的阿姨们组成的中老年腰鼓队排列整齐、稍有节奏的腰鼓声。始终无法体会安塞腰鼓那释放出磅礴能量的震撼。

  直至前几天,住进宝通寺,早晨四点是寺院里上早课的时间。睡梦中,突然被一阵强有力的鼓声惊醒,那鼓声,透过安静的凌晨的夜空自大雄宝殿传来,我不知道击鼓者谁,也不知道这是何种的鼓,这轰隆隆的充满节奏感的快速的律动,让人身心振奋,它虽不似安塞腰鼓那样壮阔豪放,却有一种庄严而神圣的震撼力,让人敬畏!

  而此刻,在莲溪寺的方丈堂里,这种无声的震撼,它悄无声息,却比搏击更有力量,波及到我们心灵的最深处,让我们的灵魂随之震颤。

                                                       初学艺未成

                                                         (一)

     下午,办公室装电话,安装人员是站长公司职员。站长给我们介绍,这位是我公司为数不多的高级电脑工程师之一,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他。刚好,小王在学视频后期,剪辑时遇到问题,便向高级工程师请教。工程师答:“有问题,问百度。”

                                                         (二)

      前些时,武汉摄影协会的摄影师们来这里拍建筑,拍完后,QQ发给我们,小郑接收了。收完后默默地放在了自己的电脑上,对热心摄影师只说了句程式化的谢谢。

      站长得知,说小郑同学太冷漠。收到东西后应该送综合办公室存档,并且告诉大家别人给你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