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10年 -> 2010年07第十四期 -> 沙发沙发

两个修车的哑巴师傅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31 10:47:18】 共阅:【164】次

  楼下有两个哑巴,都是修车师傅。我骑一辆老凤凰自行车,已近两年了。骑过的人都知道,老凤凰车骨子硬,质量好,耐骑。

      但毕竟是一部使用很久的旧车,被我从遗忘的角落淘了出来发挥它的余热,让它每天伴着我。每天,我大约要骑上10公里,星期天路程更多,达到20多公里。按理,它的负担也不轻,零部件出点问题,也属正常。

     两个哑巴,我都熟悉。但昨天年轻大一些的不在,门外留着牌子,上面写的几个字,告诉人们,他出去替人开锁了。我就把车子,交给靠路边的哑巴。他拿过一个本子,叫我写字,与他交流。这种方式,比跟正常客人打哑语,更容易明白。

     他要本人把需要服务的内容写在纸上。我写了两个字:整理。他表示理解,马上回应4个字:好骑车子。我觉得语言不太通,拿过笔,把车子两字调到前面,成了车子好骑。

     哑巴笑,我也乐了。

     下午,我到楼下看自行车有没有整理好?这个哑巴出去了。是不是也外出开锁去了。因为没有像年纪大些的哑巴,在门外放个牌子,所以不得而知。

      晚上5点,我要下班了。到了哑巴门口,他的门开着,但人又不在。

      我想,他不会走远的。四处转了转,果然,他从旁边医药公司大院里走出来。手中端着一个水盆。原来,打水去了。

      指着地上一个轴棒,我明白,那是从我的车上换下的。我今天骑着自行车,就感到费劲,后轮还不时发出阵阵的异响声。

  该问修车费用了。他又拿出小本,上面留下一行数字:15。

  在我想象中,他应该收我30元才合理。因为换一个车轴,就得十几元。再细看,把我车篓子底部都加了螺钉,看起来更坚固了。 

  别看车篓子不起眼,但对我来说相当重要。因为上下班骑着自行车,笔记本天天跟着我来回在道上奔波。笔记本也算比较贵重的东西。后座不可能放它。背在身上又重。所以,放在车篓子里是最合适的。离自己视线近,也不容易丢失。

  但这个笔记本有些重,几乎天天压着它,把车篓子压偏了。现在,又给牢牢固定了。我的手抓着篓子摇了摇,居然纹丝不动。

   后车轮右边固定罩壳一根粗钢丝,原来断了的,现在也好了。但哑巴没有给我换新的。当然,他换一根新的,很方便,也可以多个收钱的理由。但这个哑巴就是没有更换,此举,让我有点感动。他这样做,一点不影响我继续使用车子。细看,没有换根新的看了顺眼。可符合低碳经济。也证明,哑巴做人、做事,都让人尊敬。

   年纪大一些的哑巴此刻正忙着给另一个客人修电动车。忽然抬眼,看了我一下。我点点头,算是与他打了招呼,他也点头,还扮了个鬼脸,嬉笑着。

  两个哑巴都认识我,我也熟悉他们。我早就发现,两个哑巴,在医药公司西边角上修理自行车、电动车。多少年了,店靠店,门挨门,同做一种生意,两人居然相安无事。反观一些同行做同一种生意,相互倾轧,相互拆台,背后说坏话,贬低对方,生怕生意被抢去了。

  我跨上自行车,由于整理了一下,车子轻松多了,还没有一点异响声。心里顿觉舒畅了许多。

  两个哑巴,都是好人!好人,在他们各自位置上,会温暖着四周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