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09年 -> 2009年05第七期 -> 客厅客厅

沈家桢,现代给孤独长者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27 13:55:31】 共阅:【140】次

  美国最大的佛教社团——美国佛教会,成立于一九六四年。这个社团成立之初,有一位幕后推动会务的人物,那就是有现代须达多长者之称、美佛会副会长的沈家桢居士。

  

曲折的人生经历

  沈家桢居士,浙江绍兴人,一九一三年在杭州出生于一个世代书香的家庭。一九三七年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即进入国民政府的资源委员会工作,被派到德国,与另外两位工程师会合,采购一座电工厂(以制造电话为主)的机器设备。

  一九四〇年春天,他在上海与居和如女士结婚,六月,夫妇二人同赴昆明,在由他采购机器而成立的中央电工厂任职,初任工程师,翌年升任厂长。一九四四年调到重庆,在资源委员会任副组长。

   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政府复员,家桢调到上海,担任资源委员会协调处代表,一九四七年辞职,在上海自行创办中国贸易暨工业发展公司。一九四九年,大陆战局激化,他将公司迁到香港,一九五二年全家移民美国。

   家桢在美国纽约,先后担任环大西洋财务公司董事长,泛大西洋发展公司董事长,海运公司副总裁,美国轮船公司总裁。一九七三年,纽约圣约翰大学赠予他荣誉博士学位。一九八〇年,在他六十八岁的时候,自企业工作岗位退休,转而从事佛教文化暨弘法利生事业。事实上,他早在十多年前,即组织美国佛教会,捐资购屋创办大觉寺,早已从事弘法利生工作了。不过那时是“兼职”,一九八〇年以后,推动佛教事业就成为他的专职。

美国佛教会与大觉寺

   一九六四年春天,在旧金山弘法的乐渡法师到纽约,有一位倓虚老和尚的皈依弟子姜黄玉靖老太太接待他。由姜老太太的介绍,和沈家桢居士见面。沈居士到乐师住的公寓中相访,二人共谈佛教前途。他们谈到中国佛教的危机。他们相约组织一个佛教社团,共同为佛教做点事。

  是年十月,乐师在居士信众的协助下,成立了“美国佛教会”。沈居士当时担任几家大公司的董事长、总裁等职务,工作繁重,没有参加首届董事会,他在幕后协助。

  在美佛会未成立之前,先有一批念佛的同修,在纽约市的布朗区,租下一所公寓楼中的一层房子,大家定期同修。美佛会成立之初,会址就设在大家租用念佛的公寓楼中。但由于场地狭小,诸多不便。一九六五年,沈家桢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购得纽约布朗区的办公大楼一幢,捐给美佛会做为会址。

  美佛会大楼加以改修,除供美佛会办公外,并成立大觉寺。说到大觉寺,就不能不介绍沈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居和如女士,浙江海宁人,一九一七年出生于北平,后来随父母返回南方,在上海受教育。她的父亲是一位银行家,是金融界名流宋汉章的助手,曾任上海中国银行副经理。居和如女士具有传统女性的美德,温婉贤淑,二十一岁与沈家桢居士订婚,二十四岁沈家桢由欧洲返国,在上海结婚后同赴大后方昆明。那时是抗战中期,物资缺乏,生活艰苦。他们的孩子相继出生,和如相夫教子,度过战时艰苦岁月。

  一九五二年,全家移民美国,数年之后,沈家桢居士的事业日益发达,但和如有生之年,亲自操作家务,从不雇用佣人。她自幼养成整洁的习惯,家中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一九六四年,她以个人私有净财,购下纽约市布朗区亚尔巴尔湾(3070 ALBANY CRESCENT BRONXN.Y)的一幢建筑物(原来是一家电话公司的办公大楼),赠予美国佛教会,作为大觉寺的寺址。

  和如居士是一个“为善不欲人知”的女善人,中国大陆开放后,得知大陆卫生落后,她关心祖国青年的健康教育,向上海的“大众医学社”长期订阅数千份《大众医学》杂志,分赠全国中学,供学生阅读。难得的是她不具名,而以“大洋彼岸华人集资订赠”,这实是“三轮体空”的布施。

世界宗教研究院与和如纪念图书馆

   继组织美佛会之后,沈家桢居士于一九七〇年创立“世界宗教研究院”,院址设于纽约州的威彻斯特郡。两年之后,沈家桢居士与纽约州立大学合作,把研究院设立于州立大学长岛石溪校区的梅维尔纪念馆五楼。

   一九九一年七月,世界宗教研究院第二度迁址,迁至纽约州博南郡肯特镇的“和如纪念图书馆”内,成为世宗院的永久院址。“和如”就是沈居士的夫人居和如女士,这一所图书馆是纪念她而建立的。

   和如夫人自一九六零开始学佛,信仰虔诚,精进不懈。晚年以持诵《金刚经》为日课,十八年从未间断,屡有感应。一九八七年,这位善女人身体违和,是年十月,医院诊断确定为骨癌。在生病过程中,痛苦自所难免。而最使沈家桢居士担心的是:“临终时会不会有不堪忍受的痛苦,而影响她念佛的正念呢?”那也就是说,会不会因生理的痛苦,而影响到念佛往生。但事实的经过,和如居士在为时八个多月的病期中,一直都没有太大的痛苦。后来沈居士回忆说:“在最后一个月中,她能自动的减轻止痛药的分量,而最后的两天,她不但没有要止痛药,连一粒安眠药也不服用,她的头脑完全清醒。”

   一九八八年七月三日,庄严寺正举办夏令营讲座,沈居士下午有两个小时的讲演,他见和如夫人身体十分衰弱,不想践约到庄严寺去。和如夫人却心不颠倒,毫不贪恋的说:“不,你去。”她的声音十分微弱,语气却十分肯定。沈居士赶到庄严寺上课,又匆匆赶回家中。他在《为什么劝您念金刚经》一文中,细述居和如夫人往生的经过:

   我匆匆回家,和如情况如常,并无什么不妥。夜间十一时许,雷久南博士、我及家人们围坐床前,和如忽然要我近前,示意伸双手互握,她张目注视我,我轻轻问她,是不是什么地方痛?她表示没有,我微笑的看著她而紧握双手。忽然之间,我觉得她的眼珠不动了,微微张口,听到轻微的“浦”的一声,一下子什么都静止了。一家人抑制悲痛,同声念阿弥陀佛,和如已缓缓的合上眼。

   沈家桢居士在《为什么劝您念金刚经》一文中续说:

   第二天早上,替和如换好衣服后,我到家中小佛堂拜佛,一眼望见佛台上摆放的一本《金刚经》,这是我家居住Tekeming 十八年来,和如每天必诵的晨课。当时我发了一个愿,我要继续替和如做她的晨课,每天念〈金刚经〉……

  和如夫人往生后,沈家桢博士为了纪念他相守近五十年的伴侣,及发扬和如夫人慈悲喜舍的精神,他以和如夫人名下近百万美元的遗产,加上家属亲友的捐助,在纽约博南郡肯特镇他所推动建设占地五百英亩的“庄严世界”内,盖了这所规模宏伟,设备现代化的“和如纪念图书馆”,作为“世界宗教研究院”的永久院址。

  

台湾译经院和庄严寺的创立

  一九七〇年,与创立世界宗教研究院的同时,美佛会在台湾成立了“译经院”,希望把大乘经典译成英文,俾佛法能够进入欧美人士社会中,而不仅是在华人社会流传。这是一个创新的构想,这一理念仍出于沈家桢居士。译经院成立之初,沈家桢居士亲自担任院长,聘请顾法严、戈本捷两位居士任副院长,及李恒钺、许巍文两位居士为顾问。

   美国佛教会推动的最艰钜、最壮观的大建设,是庄严寺的创立。据沈家桢居士回忆早年兴建庄严寺前的感应说,一九七五年的春天,他做了一个梦,清晰的梦见他和夫人进入一座庄严的大寺院里,大殿高大无比,大殿旁有似为白色花岗石的山峰,远眺有如古希腊式的弧形剧场。沈夫人遥指弧顶右首说:“我已在该处建了房屋。”二人进入大殿,正中坐一巨大无比的佛像,向他们二人频频点首。沈居士忙跪下顶礼膜拜,心想此寺必定利益一方众生,至此忽醒。醒来与夫人一谈,两人决定将他们博南郡所有的大片土地,拨出一部分来兴建一座庄严的大佛寺。

   他们所拥有的那片土地,是在纽约郊区,距纽约五十英里的博南郡肯特镇外,是一大片丘陵林地,总面积有五百多英亩,他们拨出了一百二十五英亩,捐给美国佛教会做为兴建庄严寺之用。

  

  2007年11月27日早上8︰05,华裔航业钜子,佛教界长者,美国佛教会副会长沈家桢居士往生于纽约州庄严世界寓所,享年95高龄。沈居士是成功的航运企业家,也是华裔在美国创业的成功典范,一生捐地、捐款、建寺,为中国佛教在美国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诚如《世界名人录》中所刊载他的话:“我的目标是利益一切众生,并免除一切众生的恐惧;以世界所有宗教的集体智慧,提供我们达到这个目标的方向和方法。因此,我将我的精力供献于介绍这智慧给所有美国人以及一切人类。就我在这方面的努力及程度而言,我认为我的生命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