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09年 -> 2009年05第七期 -> 广场广场

五台望云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27 11:43:09】 共阅:【80】次

  年初念起,准备今年的暑期一定往谒五台山,想不到此后又被牵绊。常自嗟叹违缘重重,月中突然被单位派差太原,五台一时近在咫尺。

  哈哈哈。

    先往太原。先吃了一惊。

    傍晚时分,飞机上还霞彩映天,穿云落地,眼前居然一片烟雾蒙胧。这样的弥天漫地的灰霾,我是没有见过的。暮霭沉沉,相距不过数百米的楼房只是隐约。从通往候机楼的过道处,除了吹来瑟瑟的凉风,我们还都闻到了一股烧煤炉的熏蒸气味儿。

    只知道山西的煤矿,近年来是全所未有地名满天下,可是山西的煤烟,以至于此了吗?

    第二天开会。山西师大英语周报社的席社长说,你们都看到了,我们山西就像是蜡烛一样,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山西是全国的产煤大省,我们这里几十年来向全国大量输送煤电能源,却把空气污染留给了自己。他的语气很幽默,可是大家都笑不出来。

    晚上去会面当地的朋友。

    我们约定到就近的山西会馆吃饭。可要说这是一所饭庄,还不如说是一座晋商文化的大博物馆。原汁原味的砖雕石础,大巧若拙的门廊院落,源远流长的晋人商道,这也是我们在别的那些似是而非的主题文化餐馆里从没见过的。我随手拿了本酒店里的小画册——就是,人家那上面早已写得明明白白:能吃饭的博物馆,山西人的会客厅。

    我们落座,言欢,吃饭,游观(人家还有专门的导游),大家都因了这顿丰盛的大餐而意犹未尽。因爱那屋里内外门边的对联,我把手机权当相机,随手打包了三幅回来:

    做几件学吃亏事以百世使用

    留一点善念心田使儿孙永耕

    真理学从五伦做起

    大文章自六经得来

    读书好经商亦好学好便好

    创业难守业尤难知难不难

    满天灰霾。煤气味。晋商文化大会馆。还有蕴含巨大信息量、极富地域特色的联文。这是古老的三晋大地。如果是一本书,虽还没有翻开,我已经触摸到了她的厚重。一位参加会议的山西同行,知道我们自深圳来,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二十年看深圳,三千年看西安,五千年看山西,这里是尧舜的家乡啊!你现在站的地方,是真正的中国历史的封面上。

    是的是的,从二十年的地方,来看五千年的地方,不知有多少读不懂的遥远过去,看不清的纷纭现实!

  可是我们至少也已经感知到了,这里还是佛祖的家乡。也许我可以从这里打开另一本书,籍由着佛的指引,尝试一下读懂自己。

  

  太原相距五台,有四小时左右的车程。

  聪明文殊,狮子吼文殊,智慧文殊,无垢文殊,孺童文殊,佛经中说有种种相,种种音声,和种种好的文殊师利菩萨,其在东方世界讲经弘法的清凉道场,正是在这五台山中。

  经书中说,文殊师利菩萨本是十方诸佛母,一切菩萨师,只为辅助释迦牟尼佛教化众生,不拘世俗知见,以祖师身份示现为释尊的弟子。关于这五台文殊道场,《华严经》中则有专门的记载:“东北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以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而据考证,佛教自东汉永平年间由印度传来,昔名清凉山的五台山,是惟一具有佛经出处记载的地方。

  大智文殊佛菩萨与天下文士,莫不有着重大因缘,我将这些,略略说给同事和同行们。我鼓励他们说,我等以经营文字为业,似不应错过就在眼前的殊胜机缘。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某种感染,原本被安排去太行峡谷的不少人,纷纷放弃了那边的旅游,一行十二人,最后选择了拜谒五台。

  我们的汽车在黄昏时分靠近了五台。车到山前,夜幕迅速地沉沉垂落。一路灯火交织的市镇尽皆退去,一切似乎在不觉之间,耳边已是一片清静无喧。

  青山已尽隐形胜,而山间的满月刚刚挑起,如天悬巨镜,暮云未掩;更像一盏冰灯,晶莹莹剔透,照映苍茫。突然想起了五台山的一句偈语:无人无我观自在,非空非色见如来。古佛堂前风扫地,高山顶上月为灯。

  据说山间在九月已有飘雪,如今立冬刚刚过,小雪尚未至。我想在暑期行程的耽搁,未必不是一件幸事,告别了喧闹的旅游高峰季节,冷气侵侵,此时的五台圣境,方才是真正的“清凉妙高处”了吧。

  盘旋的进山道上,只有我们的一辆汽车,行行重行行。

  一觉醒来,满眼山色。

  才知道昨夜我们就已经被拥入五台的腹地——台怀。

  山在四围。五台的山,出我意外的并不陡峭高耸,没有奇峰罗列,峭拔云天,有的是起伏平缓而宏大无际,正应了佛法一般的从容不迫和无边辽远。据介绍说,五台方圆有500余里,由五座主峰合围而成,峰顶却是平台,故有五台称。诸峰有如佛指,东西南北中,分别是东台望海,南台锦绣,西台挂月,北台叶斗,中台翠岩。五峰又如莲花花瓣,拱卫台中。我们整整一夜的沉沉酣睡,原来早已是在佛掌莲台之中!

  登山朝圣,首先迎着我们的,是殊像寺。

  殊像寺是五台的十大青庙之一,更是全山五大禅处第一处。因内供大文殊像,得名殊像。我想殊像当解为殊胜之像,因菩萨是智慧化身,兼有妙德吉祥之意,于诸佛菩萨中形象最为华美;又当解作殊像非像,因释迦说法,有“东方主尊菩萨是文殊,有时现比丘像,有时现国王像”之语。因此朝礼殊像,该当观想为同朝一切诸佛菩萨。

  于是请香,诵经,燃香,遍礼。同行中有的已欢欢喜喜地加入了来,也有的犹疑不定。特别是当师父告诉了价码的时候,他们中有的人选择了放弃。 

  其实我想对他们说,供养僧宝,那是我们每一个人在佛菩萨处汲取智慧之后应积的功德。或许我们看到的不尽如理如法,但佛菩萨早已说过,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只要自己不起贪嗔执著之心,每一柱香,都必定是清净无碍。

  我还想说,就算是放弃也无可厚非,佛前都是有缘的人,只要有一颗礼佛的虔心。寺门上的楹联已说得明白:微笑拈花,佛说两般世界;拨观照影,我怀一片冰心。

  礼毕出寺,自东台而来的晨曦,已遍洒在我们的身上。四面峰峦,远近草木,同被德泽。拾级下山,回首台阶雕栏后院的墙上,有“瑞相天然”四个大字,金光灿灿,份外地耀眼。而仰望天空,深蓝无极,白云如絮。 

  久违了,这天朗气清,日光暖暖。

  久违久违,这新的一天,喜悦充满。

  别过殊像寺,谒菩萨顶。这是文殊菩萨说法演教的地方,我们该先听闻一段菩萨的法示。  

  汽车在菩萨顶后山的半道上突然抛锚。是了,我们闻法而来,难道要摇头晃脑地坐着上来吗?下车后我们才发现,汽车抛锚的地方,距离寺院的停车场不过百米之遥。  

  这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巧合吗?

  我只能说,菩萨已经足够的慈悲。我们朝山,却不肯走路;我们参禅,却总是贡高我慢。  

  菩萨顶是佛教密宗的圣地,为汉满蒙藏等地密宗弟子朝礼所必至。寺院富丽堂皇,金顶庄严灿然。有不少同修来过这里之后,常自法缘殊胜,让人闻之心喜。可能是越是攀缘,越是见不到上师和僧众的身影,更听不到清静悦耳令人神往的梵唱。我知道,在基本上只能走马观花式的行走之中,我们当然不能赶上他们清修的早课,一片寂寥之中,我只好一圈圈一遍遍在一间间的大殿之内,绕佛环行,礼敬法宝。  

  经行大雄宝殿,我看到大殿门内,一名礼佛的香客在蒲团上跪下。一旁坐着的一位年轻的师父,在为客人们击磬。不知何故,印象中似并不是喇嘛的打扮。这是我第二次看到五台的僧人。只见他手拿木槌,不看殿前跪着的香客,却与门外的我们目光相接。奇怪的是,那并不影响他轻轻敲打钟磬的节奏,礼佛的香客三次俯身,他启槌击节,丝丝入扣。   

  绕过殿角,我已站在大真容院前的台阶下。据说这是过去文殊菩萨显胜的地方,故由原来大文殊院的寺名改来。我双手合十,耳边隐约响起悠扬的磬声。  

  自菩萨顶出来,“灵峰胜境”的大牌楼山门之下,是一溜直下的长长的台阶。台阶共有一百零八级,导游小容介绍说,这叫人生中的一百零八般苦难烦恼。记着,菩萨已经说过,你从这里一级级走下山去,代表你要将心中万缘件件放下,从此不起烦恼执着。  

  原来如此!大智文殊,果然法不忘机,真是善巧方便啊。

  走下台阶,行到半山,猛地与昔日大闹五台,大名鼎鼎的“鲁智深”不期而遇。

  是“鲁智深演武皈依处”的广宗寺。

  一下子记起小时候偏爱的《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那时看他除暴安良,那是何等的畅快淋漓!及至年龄稍长,对《水浒传》一百一十九回的描写,印象更深。

  说的是宋江兵马大破方腊之后,鲁智深与武松宿六和寺,半夜听得钱塘江潮涌,以为是战鼓擂响,立即取了禅杖,就要出门厮杀。寺僧告诉他,那不过是钱塘潮信,智深猛想起在五台山拜别本师智真时,长老送他“听潮而圆,见信而寂”的偈语,当下心中顿悟,于是“问寺内众僧处讨纸笔,写了一篇颂子,去法堂上捉把禅椅,当中坐了。焚起一炉好香,放了那张纸在禅床上,自叠起两只脚,左脚搭在右脚,自然天性腾空。比及宋公明见报,急引众头领来看时,鲁智深已自坐在禅椅上不动。”

  再看他颂子上写了什么:“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枷,这里扯断玉锁。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真是天心所归,哪是莽和尚,分明智且深。记得每次读到这里,总是叫人惊心动魄。鲁智深本名鲁达,这样一个达命知理的真罗汉,生得灿烂率真,死得淡然无碍,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除了这花和尚,几人能做到?

  正自寻思间,小容从寺里带来了好消息:五台山佛学院八十二岁的老禅师正好在禅堂与来者结缘,可以求他为我们祈福。

  我回过神来,径直走入禅堂。

  老和尚端坐在法堂之上,果然慈眉善目,令人陡生亲近。我正向他合十顶礼,一旁佛学院的执事僧,见我们一行七个鱼贯而入,由衷地赞叹一声,今日真是好日,佛说七级浮屠,功德不可思议,阿弥陀佛。

  老和尚开始给我们做经忏,然后由执事僧一一为我们开示,轮到我时已是最后一个。师父没有说什么,只把手上的一串念珠摘下送我,一旁的老和尚则微微颔首。

  我突然间又想起了鲁智深,世事熙熙,俗心攘攘,两位师父莫不是教我,纵有闻修的机缘和法识,更少不得的是如鲁智深般的猛厉和决然吗?

  大显通寺。

  近午时分,阳光好像反而没有早先的暖意。抬头一看,是天空多出了团团云翳。间有山风穿门拍户,一时寒意骤来,大家纷纷缩起了脖子。院内一扫地僧,不知何故,风中挥帚不止,一时尘土飞扬,有迎风十里之势,我们左避右闪,可僧人直如不见。

  风尘暂歇,我们侧身仰望。观音殿、文殊殿、大佛殿、无量殿、千钵文殊殿、铜殿和藏经殿,整个显通寺一进七重,眼前殿宇重重,但觉法门无尽。

  观音殿。想起来了,是先有五台,后有普陀。与洛阳白马寺于公元一世纪同期建寺的大显通寺,初名大孚灵鹫寺,距今2000余年。800年后,即距今1150年前,寺中慧萼禅师奉命奉观音菩萨金身下山,准备东渡日本,弘化扶桑。东行至浙江宁波普陀山,海上风浪不止,铁莲锁船,菩萨不肯去,于是始有今日普陀大悲观音道场。

  啊啊,是到了菩萨故乡的家门口了。五年之前,我已专门朝谒过普陀,时光太匆匆,但每每神游,总是历历如昨。

  记得台湾星云大师似曾说过,法门无尽意,悲心即是佛。

  径行到千钵文殊殿前。这时同行中有人喊声“快看”,原来是突然之间云开日出,阳光遍洒,不远处后殿中的大铜殿,隐约发出万道金光。铜殿的两边,是“元亨利贞南无阿弥陀佛”两座纯白佛殿,洁如白玉。四座金色佛塔则环绕在侧,交相辉映,整个千钵文殊殿之上,一派明丽辉煌,简直妙如仙境。

  而我的目光,已顺了舍利佛塔的塔尖,深深被吸引到高远的天空上。那里是令人感动莫名,澄澈渺远,宁静无际的一片幽蓝。

  间有白云于四面来,一团团,一卷卷,自头顶飘过。只见云气浩荡,千般变化,万种风姿,它们或挂在塔尖,或歇于寺顶,曼妙无穷尽,触手似可裁。

  它们每过之处,则落下一片阴凉,倏忽而又来,倏忽而又逝。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我的相机对着天空一阵狂拍,但我留不住它们的形象。它们在瞬息之间,已展现无数的面貌,快得就像你心中的念头,霎时间生起消灭;又如海中的波浪,起伏只在一瞬。若求穷形尽相,一切都是徒然。

  我应该从没见过如此迷人的天空。可是我们已有多久没能安静地停下来,欣赏头顶上壮美的云天?

  有时候也能停下来,驻足,欣赏。我们又那么容易沉迷于它们的美好。而所谓美好,易变又易逝,多么的不真实。

  ——感谢扫地僧,如果不是十里扬尘,我们肉眼凡胎,如何见得无垢文殊!

  ——感谢大悲观世音菩萨,她让我们重新唤起易失的悲心,对一切的对境不起烦恼。——更要感谢伟大的佛陀。佛告须菩提,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塔院寺。我们五台之行的最后一座寺庙。

  是的,刚来的时候,在清晨朝礼路上的第一眼,我们就已经看到了,大白塔。据五台山《清凉山志》记载,汉明帝之前,两位传法的印度高僧登临五台之先,这佛舍利塔就已自存在,自古及今,“厥高入云,神灯夜烛”。佛骨舍利究竟何时来到中国,终已成谜。典记释迦牟尼佛灭度之后,生成舍利子八万四千颗,阿育王用黄金七宝铸成了八万四千座佛舍利塔,遣送分布于大千世界。中国共有一十九座,五台山大白塔中的佛骨舍利正是其一。

  有多名喇嘛在塔下绕塔,我跟在他们身后,推动经轮,绕塔十匝。

  我们离开的时候,自北台方向,有密云滚滚,原本极目无碍的远山近寺,居然渐渐隐入云雾之中,转眼之间,混沌不分。天空这时居然飘荡起雪花,籍风送来,在我们眼前漫天飞舞。而我们的台怀与台南,还是一片艳阳丽日,这样的天象奇观,再一次让我们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起云了,下雪了。

  但是在那上面的上面,是青冥浩荡、如如不动、永恒不灭不变的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