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09年 -> 2009年05第七期 -> 教室教室

电视纪录片《宝通禅寺》解说词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27 09:18:48】 共阅:【101】次

   在武汉洪山南麓苍松翠柏的掩映之中矗立着一座千年古刹,这就是始建于南朝刘宋年间(公元420年至479年)的宝通禅寺,它是武汉现存年代最早、占地面积最大的庙宇,为武汉四大丛林之一。在历史上还曾得到过10位皇帝和6位王候的护持,是一座典型的皇家寺院,曾有“小金山”之誉。寺内藏有宋代古钟、明代石狮、清代藏经和血书华严经等文物古迹。如今,有着近1600年历史的宝通禅寺,被列为全国重点开放寺庙和湖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宝通禅寺依山临街,闹中有静,静里藏幽,占地面积150亩。隐现自然,层叠有致,掩映于青松翠柏之间,显得肃穆而清静。 门额上,原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著名书法家赵朴初先生亲笔的“宝通禅寺”四个鎏金大字,雄浑有力,气势不凡,令人肃然起敬。一道山门曾将参禅入定的“清静园”,与热闹非凡的武珞大道相隔绝,而改革开放却使山门由僧俗两界的屏障,变为古今文化的通道。

  步入山门,一座小石桥横跨于一泓清澈的放生池之上,名曰“圣僧桥”。从放生池精致的汉白玉的围栏望下去,就可以看见一群锦鲤晃着漂亮的尾巴悠闲的在碧水中游过。还有些大小不等,背上刻了字或没刻字的的乌龟,静静地趴在水池中间的莲花座上或长满青苔的石板上晒太阳。

  

  “放生”,本是中国社会生活中的传统习惯,与佛教“不杀生”如出一辙。一般每年阴历四月初八的佛诞日,僧俗两界往往共同举行大型放生会,将大量动物放生。“宝通禅寺”曾流传着前任方丈道根法师的一个有趣的故事:

  1988年6月,道根法师在大东门见有人卖一只大乌龟,重约几十斤。有很多人在讨价还价。当时道根法师默然:大乌龟是国家保护的珍稀动物,我佛慈悲为怀,不能不制止这杀生犯戒之事。于是用高价买下大乌龟,并亲自放生于长江。说来也怪法师口念善哉、善哉,目送大乌龟远去之际,岂料大乌龟随波浪起伏探出头来目视道根。法师不忍离去,龟也已直不入水,并来回游着,迂回成一圈圈波纹。法师好生奇怪,躲在一个建筑物后,这乌龟顿时潜入水中,当法师探出头时,大乌龟突然浮出水面,朝着法师游来,头不断上下摆动,颇具灵性。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人类的永恒主题。如今的“放生”已由佛家的善举演变成世界关注的动物保护行为。如此看来,“放生”给人们的启迪,绝不仅仅是佛教的本义。

  

  过桥就是正在重建中的弥勒殿,殿前一对明代雕塑的大石狮,雄狮玩绣球,雌狮戏幼子,形态逼真,造型独特,神态可掬,气度不凡,更添威严肃目之感。被誉为“江南第一狮”。

  石狮拱卫着前方的弥勒殿,也侍卫着两侧的钟鼓楼。钟鼓楼是寺院的重要建筑,“晨钟暮鼓”是钟鼓楼职司所在。原国家主席江泽民曾为洛阳白马寺的钟鼓楼撰写过一联:

     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

     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

     钟楼在东,鼓楼在西。鼓楼的大鼓也是悬空驾置,有专司僧人击鼓。自然这种击鼓也是有规律的,所以声音响亮悠远,且与钟声相呼应。1999年7月1日之晨,禅寺钟鼓齐鸣,奏响了迎接香港百年回归祖国的主旋律,正应了书写于山门两侧的“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家风。

  礼花炮声中的大年初一,迎来了弥勒菩萨圣诞。芸芸众生,喜气洋洋。香火不绝的寺庙里,开怀大笑的弥勒佛像前,人们深深相信,慈悲欢喜的弥勒佛,将保佑他们度过又一年吉祥快乐的好时光。

  初春的阳光掠过宝通禅寺大殿上长长的飞檐,斜斜的穿过正在萌芽的梧桐树的枝干,斑驳的撒落在地上,便给那些厚重而光滑的青石板添上了一层深浅不一的光影。大殿里面香烟缭绕,烛光点点,佛像前的蒲团上面跪满了祈求菩萨保佑的善男信女。

  

  大雄宝殿中的释迦牟尼佛,是唐天宝年间(742—756年)铸造的一尊铁铸大佛,高4米,底座宽8米,重膝盘坐,形象生动。左右为文殊、普贤两菩萨。两厢十八罗汉,神态各异,生动传神,观者如临佛家之圣境。

  大殿内至今还保存着一座宋代铁铸大钟,铸造于南宋嘉熙四年(1240年), 南宋风雨飘摇中,随州洪山寺,僧迁武昌东山弥陀寺时,改东山为洪山,变弥陀寺为崇宁万寿禅寺。为奠定禅寺千秋基业,铸制这口铁钟,以作镇寺之宝, 钟高2.6米,下口直径1.4米,满身铸有经文,四周有“皇帝万岁、重臣千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铭文,字体清晰。 为南宋荆湖制置使孟洪监制,俗称“万斤钟”,钟身为铁制,边口镶嵌青铜,钟体庞大、沉重。可见宋代人对音律和冶炼铸造技术的研究都达到一定水平了。铁身铜缘,其声浑厚,这一镇寺之宝为我省佛教文物中最古老的大型冶炼法器。

  

  宝通寺里还有一口清朝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铸就的,比“万斤钟”略小而薄,体型庄重而秀丽,上部饰以生动的花纹线条。据记载,咸丰初年,太平军数次与清军相争于洪山,禅寺重创于战火,咸丰九年才得以修复。劫难之余,人们铸其大钟,钟壁上镌刻着“国泰民安”四个大字,传达着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人们对于国家太平,人民安乐的期盼。钟口四周铸有“皇图巩固、帝道假昌、河清海宴、天地承平”的铭文,字体刚健遒劲,吸引不少金石铭文的爱好者。 

     铁钟悬挂于大殿,让古钟在早晚功课中相伴佛、法、僧三宝,足见禅院用心良苦。

     出大雄宝殿,院内有玉佛殿、藏经楼,东侧有斋堂、香积厨、武昌佛学院,西侧有伽蓝殿、客堂、禅堂,方丈室。

     

     万佛殿内供奉着毗卢遮那佛像,通高9米,沿殿四壁还镶嵌着万尊金佛小像,堪称奇观。

     罗汉堂,原为法界宫,是前任方丈持松在1923年留日归来为恢复密宗而建。佛教密宗仿日本式建筑的法界宫,建筑独具风格。屋面覆以黄琉璃瓦,屋顶起五亭,借以表示东西南北中五佛方位。各亭均为镂空大屋脊,飞檐蟠爪,富有民族特色。宫内有一块飞来巨石,给这座建筑平添了几分神韵;殿内正中供奉着四面佛塑像,两侧分别为济公和尚、风波和尚俗世两僧与神三菩萨,四壁列有彩塑海岛五百罗汉,神态生动,颇具情趣。五百罗汉有的“挥尘而谈,如欲悬河吐屑,肆辩而未停;有的默坐而听,如欲屏息杜意,审谛两冥冥……”,真是一幅绝妙传神的众生像。该殿右侧有华严洞和供游人休息的华严亭,因《华严经》于此处著制而得名。殿前廊柱,刻有法轮十字羯摩杵,殿基四周刻有双层莲瓣,殿前阶下为三孔拱桥,桥外双亭侍立,殿亭相映,景色别致。这是武汉地区唯一的佛教密宗建筑物,它独特的设计,成为研究建筑学的参考资料。

  

  屹立在洪山之颠的洪山宝塔,是宝通禅寺的最高点,也是武汉地区的重要标志性建筑。洪山宝塔,原名“灵济塔”, 后来,在明成化21年,也就是公元1485年,塔随寺改名宝通塔,因坐落在洪山,俗称洪山宝塔。是前任方丈缘庵禅师为纪念开山祖师慈忍法师而修建的。兴工于元代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峻工于至元二十八年(公元1291),历时十一年建成。可见其工程的巨大,当时称为鄂中第一。明成化二十一年(公元1485),塔随寺改名为宝通塔。塔高45.6米,塔基周长33余米,塔顶系6.5吨紫铜铸就。塔座北向南,内石外砖,仿木结构。由下而上,逐层内收,威武挺拔,势欲遏云,十里之外,均能看到,故有“数峰天外洪山塔”的赞诗。宝塔设计精妙,为荆楚之最。

  洪山宝塔以其年代久远,造型精美而著称。1985年秋,美国纽约万佛城佛学院朝山团,来中国朝拜四大名山。后慕名来到宝通禅寺,参拜礼佛以后,他们口念阿弥陀佛、身披袈裟、手持银杖戒,以佛教礼仪围绕宝塔三周。据说绕塔一周则增幅无量。 

  山因寺而有人气,寺因山而有灵气。洪山宝塔游人如织,胜友如云。游人可由基层的拱门入内,直达顶层。每层都设一小门通向塔外平台,扶栏俯瞰,宝通禅寺尽在眼底,周围的现代建筑与古刹相映成趣。登顶远眺,高楼林立,武汉三镇尽收眼底。塔后山峰上,有洪山八景中的“栖霞”、“云肩”等摩崖石刻;塔下有华严洞、华严亭等名胜,为壮丽的宝塔增添景色。正可谓“登高壮观天地间”。

   十年动乱中,洪山宝塔因无人保护遭到破坏,宝塔条石有些脱落,各窗铁栏大部锈损,一万三千斤铜塔尖濒于倒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贯彻落实,洪山宝塔的修复工作提上了日程,今天,洪山宝塔已修缮一新,每日吸引着不少游客登高眺望。

  宝塔东面古木参天,相传岳飞驻军武昌时于此地亲植松树,因而得名“岳飞松”,后明末被砍伐,尚存8株,形如华盖或欲飞之苍龙,清同治年间又在原地补植松树多株,长成后仍称“岳飞松”,以示人们对这位民族英雄的纪念。

     “洪山之巅多奇石”,宝通塔四周怪石林立,形态迥异,据史记载,南宋荆南参军赵淳建东岩洞于山下时以各种书体凿于石上,依山石之形而得名,即为今日洪山之八景:东岩、云扃、杯樽、翠屏、栖霞、狮子峰、仙人石、寿泉。今日观之八景,我们不仅感叹自然之鬼斧神工,更为古人开山凿地的勇气和锐利的洞察力、深厚的书法功底所折服。

     

     寺内还有三泉:黄龙泉、白龙泉、乳泉。乳泉以泉水清冽、常有乳峰涌起而著名。据说有的泉眼直通长江。今人取泉水以沏茶,清碧甘洌,汤香醇怡,为该佛寺一道独特的饮食文化。 

  

  宝通寺的建筑颇有特色。寺内殿宇楼阁依山而建,层层叠起,起伏错落有致,更显庄严古朴,蔚为壮观。游者相约上山寻幽揽胜,穿梭于青葱翠绿之间,参禅悟佛于世外,空灵绝尘,似天人归一而超然物外,令人流连忘返。在这里富有历史文化踪迹的人文景观和秀美的自然风光和谐相融,你或许可以追忆那“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风雨中”的诗句和时代;也可以凭悼古往今来的英烈,追思他们对国家和人民所作的不朽功绩;还可以放眼这郁郁葱葱、一片碧玉连青天的诗画景致,令心怀豁然开朗,陶醉于山川名胜之间;或更可以考究那独特的宗教文化和精湛的古代建筑艺术,于弃恶扬善的佛家义理之中、凝神肃目的殿台楼阁之间,寻访些许真谛吧!

  

  这里是位于宝通禅寺内的武昌佛学院,它是湖北省佛教协会和武汉市佛教协会联合主办的汉语系佛教专业院校。它的历史与我国佛教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一代宗师太虚大师密切相关。我国近代佛学泰斗太虚大师1922年在武昌千家街创办了武昌佛学院, 这是我国第一所最为正规、最具影响力的佛学高等学府,有佛教界“黄埔”的美誉。武昌佛学院是中国第一所实行现代教育体制、兼学佛教与近代人文学说的培养新型僧才的学校。它使佛教教育从古代的师徒衣钵相传进入到现代的学院教育体系。在中国佛教教育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培养了大批佛教人才。法尊、法舫、茗山、隆根等高僧大德都出自于这里。

  解放后,武昌佛学院因故停办。1992年,中国佛教协会在上海召开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会上,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发出了大力培养佛教人才的号召。在昌明、道根、慈学等高僧大德的迫切要求下,1994年8月31日,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武昌佛学院正式恢复办学,学制三年。院址选定在宝通禅寺内。 武昌佛学院对学员的要求是“学修一体化,生活丛林化”,即一边上课学习,一边修行参禅。与社会的大学相同,按惯例放寒暑假。目前,这里已经成为国内中高级寺庙管理人才和弘法人才的培养基地。

  “爱国爱教”是宝通禅寺的传统。每年,寺里都会用各种方式,为国家和人民祈福,为面临灾难的地区募捐,为社会尽一份力量。这种“普度众生”的精神影响着佛学院的学生,也影响着广大的信众,也成为了和谐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文化大革命”前,宝通禅寺有僧人80余人,“文化大革命”中被迫迁往它处。1983年被国务院确定为汉族地区佛教全国重点寺院,并移交给僧人管理。近些年来,先后在方丈道根、隆醒的领导下对寺庙进行了维修,并办起了素餐馆等服务事业,为游人香客服务,也做到了自养。

  闻名遐迩的宝通素菜约有150年历史,讲究“三德六味”,别具一格,颇受海内外香客和游人的青睐。

    

  宝通禅寺作为一处佛教圣地,历史悠久、文化渊远,历经沧桑,其间不乏与之相关的可歌可泣的历史人物,亦不乏关乎山门兴衰和世间皇朝更迭的史迹,更不乏与佛家教义相生的止恶扬善的传说故事等等。

  

  宝通禅寺初名为东山寺,因洪山原名东山而得名。盛唐时鄂国公尉迟敬德,新建武昌城,将寺更名为弥陀寺。南宋端平年间名将孟珙将随州大洪山幽济禅院的多尊佛像和灵济慈忍大师“佛足”及历代朝廷告敕安放寺内,皇帝赐名为“崇宁万寿禅寺”,东山易名为洪山,至此声名俱增,香火日盛。元初寺院毁于战火,公元1332年由住持筹资再建、大兴土木,夷山填壑,历经两年,复兴该寺。后经明太祖朱元璋之子楚昭王朱桢建藩时重建,后楚靖王朱均大修大雄宝殿,顿显气度不凡。明成化二十一年(公元1485年)该寺更名为宝通禅寺,沿袭至今。清朝大司马张朝珍、布政使徐惺先后增修,殿宇更显宏伟。

  佛法流传至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这其中成功的经验,就是历代善知识能敏锐洞察社会大众的根性,把握住时代的脉搏。宝通禅寺的隆醒方丈也是这样,他创办了湖北省唯一的佛教刊物《谈心》杂志,并亲任主编,亲笔为创刊题名。编辑部就设在宝通禅寺内。从2008年创刊以来,面向教内外发行的《谈心》杂志,融政策性、学术性、实践性为一体,内容新颖,运用多角度、多形式、跨学科等方法,为各种新思想、新观念、新学说的产生和交流提供论坛,初创时是每三个月出版一期的季刊杂志,现在应众多教内外信众的要求已改为每二个月出版一期的双月刊杂志,成为具有佛教特色的文化园地,为净化人们的心灵、和谐社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深受社会各界的好评。

  弥勒菩萨笑口常开,慈容满面,他宽容博爱的胸怀、慈悲平等的精神,能够消融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冷漠,可以化解许多社会矛盾。从现在开始,让我们来做生活中的“弥勒佛”,让内心充满喜悦,为万家送去和风,笑对大千,知足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