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09年 -> 2009年05第七期 -> 莲池莲池

唐玄宗与一行和尚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26 16:45:03】 共阅:【67】次

  唐玄宗(李隆基)在初登基的十余年里,任用姚崇、宋景为相,因此国家大治。在那个时候的僧团中,出了一位有名的大法师——一行法师。玄宗对一行不但崇敬备至,而且还礼为国师。在中国民间,普遍的遵循着一个夏历。此历由于非常适应农村一年四季的耕作,所以又叫做农历。人们都知道农历源于夏朝,却不知道这农历详细的论证,序订及正确的修改,都是出自于一位伟大的佛教高僧——一行禅师。

  

                           一行出身     记忆惊人

  一行禅师是顺德人,俗姓张,名遂则,盛唐初叶剡国公张公谨之后裔。幼年天资聪敏,聪明能干,精验老成,读书能过目不忘。二十岁左右,已博览经史,精于历象阴阳五行之学。有一次,他在几天之内就写成了《大衍玄图》一卷,《义诀》一卷,来阐释杨雄的《太玄经》,得到名藏书家尹崇的奖誉而声名大震。

  唐玄宗闻其名,便诏入宫内,问他有什么才能?他说:“也不过有一点点记忆力而已。”玄宗随手不经意随手拿出一本宫中的花名册,递交给他看后要求其背诵出来。他略微一翻阅,便合上了本子。接着就按序呼背诵了出来,不少一人也不错一字。唐玄宗一听,佩服至极。情不自禁的走下龙床来,弯腰合掌向他施礼。并且赞叹道:“的确闻名不如一见,一见胜似闻名。禅师真是一位大圣人啊!”

  一行聪敏好学,不到20岁就已博览经史,精晓历象、阴阳之学。当时权势熏天的梁王武三思独揽朝政,猜忌正士,出于某种意图,想与一行结交。一行鄙薄他的行为,隐而不见。适遇普寂禅师在嵩山弘扬禅要,参听之后,深受感动,就礼普寂为师,落发出家,时年约二十四、五岁。

                             

                           行脚参学     溪水倒流

   普寂禅师是北宗六祖神秀的大弟子,人称嵩山普寂,长期驻锡会善寺。他长期在嵩山会善寺传法,门下弟子如广德、法玩、同光、道璇、一行则竞相争辉。道璇把北宗禅法传到了日本,法玩、同光则继续照耀着嵩山少林寺,而一行无疑是普寂星系中最亮的那一颗。

  当年一行只身到嵩山会善寺普寂禅师出家,普寂禅师赐法名一行。当时隐居嵩山的著名文学家卢鸿,作了一篇文章赞誉普寂法师举办的法会。卢鸿特意对普寂说:我的文章长有数千言,而且文中多有古僻字,需请一位朗隽之人来宣读。禅师准备要谁宣文,就叫他先来看看有什么问题,可以当面提出,我来教他。普寂当时就叫来一行,一行打开文章看了一遍后,就微笑着放在几案上。待众僧人集齐于后,只见一行高声朗读赞文,基本不错漏一字。卢鸿惊叹为神人,赞誉不已。他注视一行良久,然后感叹万分的对普寂说:“此人不是您所能教导的,应当放他外出游学。”因此,普寂禅师为了使一行广学多闻,便鼓励他效善财童子去游方参学。并说:“要凭借一颗清净心去求学,广学多闻是缘,而清净心是因。缘可以变,但因不能变,所以求学一定要掌握清净心不变的原则。”一行禅师在恩师的指点下,就开始了他的行脚生涯。他来到当阳郡,跟着真纂律师学习古易,而且把阴阳经纬研究得非常透彻。从此以后,他对数算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凡闻有知名的数算学家,不论远近他都一定要去拜访请教。可有时候也发生这样令人哭笑不得的事,那就是往往跑几百里路去拜访一个人,到了才知道所寻访的对象,在数算术上的造诣上还比不了自己。可见人生,名师也可遇而不可求。就这样他走遍了大江南北的名山古寺,到处访求名师,研究佛学经义。同时学习天文、地理、阴阳、五行、数学等知识,成了一名博学之士。

  有一天,他到了天台山的国清寺。见寺中有一个小院,小院门前古松耸立,溪流横前,景致倒是非常优美。就不觉来到门口,探首向里面望望,听见里面有很熟悉的打算盘的声音。他正在侧耳听时,忽然里面有人讲话。只听得说:“今天有弟子从远方来,按道理说这时应当到了门外,为什么还不进来呢?”这时又听见算盘珠子猛烈的响了一声,里面又讲话了:“门前的溪水如果倒流,我的弟子就进来了。”一行在外面听得清楚,回头向小溪一看,只见溪水果然倒流起来。随即便走了进去,一进门就伏地行大礼参拜。口称:“弟子一行,前来参拜师父。”那位僧人立刻笑嘻嘻的把他扶了起来,略述因缘后,便收他为徒,即时便把所有的数算术本领全部传授给他。一行学成后,叩别恩师出门。门前倒流的溪水,这才恢复了顺流的方向。

  

                             修正历书     道士赞叹

  开元五年,唐玄宗派礼部郎中张洽(一行的俗家族叔)强请一行入朝,协助佛教密宗大师善无畏《翻译大毗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即《大日经》)。这一无礼的举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成就了一行,并使他成为了中国密宗的开山之祖。唐玄宗强请一行进京,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要整理历法,这个历法领域让一行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的发挥。从《唐书·律历志》的记载看来,一行开始草拟《大衍历》是在开元九年,完成是开元十五年,共经过近七年的时间。在这六、七年中,他的工作非常紧张。短短六、七年时间,一行禅师能够完成《大衍历》的编制任务,这恐怕是唐玄宗也所始料不及的。同时,他也主持了世界上第一次子午线大测量。《大衍历》使中国天文学大大向前跨进了一步,后来又流传到日本,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也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那时候有一个很有名的道士,名字叫做邢和璞。他听说了一行禅师的盛名后,便专门来拜访过他。那时候,一行禅师的《大衍历书》已经基本上定稿了。邢和璞看过后赞叹不已,有天对他的好友们在一起谈起天时说:“一行禅师的确是一个圣人,这个是有根据的。”朋友问他有什么根据?邢和璞不紧不慢的说:“早在汉朝的时候,有一位名字叫洛下闳的术师,他曾经编辑过历书。编完后说过这样一句话:‘八百年内,必有一日差错。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必定有圣人出世来进行修正。’算一下期限,这些年来差不多已经满了。而现在一行禅师的《大衍历书》已经编造出来了。由此可以看出,一行禅师岂不正是那个洛下闳所预言的出世圣人吗?”

  

                             大衍历书      耕者指南

  《新唐书·天文志》说:“中晷之法:初李淳风造历,定二十四气中晷,与祖冲之短长颇异,然未知其孰是。及一行作《大衍历》,诏太史测天下之晷,求其土中,以为定数。”这就是用圭表测量日影于同一时间在各地投影的差数(即所谓的“影差”),以计算太阳距离赤道南北远近的方法。如太阳走到最北而位置最高的时候,圭影最短,就是夏至节;太阳走到最南而位置最低的时候,圭影最长,就是冬至节,依此可以区分二十四节气和测定时刻。一行根据当时实测的结果,计算出来大约五百二十六里(唐时:每里为三百步,合454,363公尺)二百七十步,影差二寸有余,纠正了《周髀算经》“王畿千里影差一寸”的说法。影差与北极的高度有关,而一地的北极高度即等于该地的纬度。所以一行“大率三百五十一里八十步而极差一度”的议论,就是说明纬度一度的长度,亦即子午线一度的长度,比公元814年回教王阿尔马蒙的实测子午线早九十年。一行根据许多资料作《复炬图》,南自丹穴,北至幽都,每极高移动一度,就注明它的差数,可用以确定日蚀的偏全和昼夜的长短。后来昭宗时代(889—903)的重订历法,认为一行此图非常精粹,是不可磨灭的作品。  

  一行关于《大衍历》的著作,可惜流传下来的已经不多。当时以及后代对于他的技术之巧、历算之精,非常景仰,因此别人的许多有关著作,也用一行的名字。查各书所载,用一行名的计有三十二种七十五卷,经考证多数出于依托。至于《旧唐书·一行传》所说的《大衍玄图》一卷、《义诀》一卷和《后魏书》中的《天文志》四卷,可能是一行的作品。已经编入唐书历律志,成为一字难以更改的圣典。可惜现在也已散失,无从稽考了。但一行禅师对于天文学的巨大贡献和功绩,是不可磨灭的。这是出家人的骄傲,也是僧人对社会作出的最大贡献。

  说起一行禅师的《大衍历书》,中间的四时行序,是最正确不过的。在以农为本的中国来说,无异是一本农民田间耕作的指南。就以我们日常生活中常常谈起的那些节令来说,如立春、芒种、清明、夏至、立秋……等等,顾名思义,我们便知道眼下应该做些什么了。所以,中国农村里,都会自然的遵循着这部农历的规律,来指导耕种收获。虽说现在科学发达了,在某些方面也的确能够部分的人力控制季节,比如说人工降雨、温室大棚。但是六十甲子的循环定律,却有着极为神奇的效应,而且也与科学相吻合。因为科学界已经证实,不遵守农历的规律,将带来许多人为的灾难。如果用这部历书来借鉴,来防患于未然,有些灾荒也许可以避免。起码,可以把损失减少到最低的程度。

  

                知恩报恩      移星易斗

  一行幼年时,由于家中贫穷,时常受到隔壁邻居的照顾。其中有一个人称王姥姥的,更使他受惠不少。到一行闻名于世又极为玄宗所钦佩时,王姥姥的儿子因为一椿命案而被判了死刑。这王姥姥知道一行禅师和皇帝关系很近,且又在朝为师,便赶来京城求救。她向一行苦苦哀求,要他向皇帝说说好话,因为这个时候只有皇帝才能赦免她儿子的死刑。一行禅师听说了这件事后很为难:不帮忙营救吗,于情上说不过去。想帮忙吗,于理上也说不过去。因此他对王姥姥说:“过去我受了您老人家许多恩惠,按说是应该报答您。况且佛门中人,救人也是本份,但您儿子犯的事太大了。如果您要什么东西都好说,唯有这件事情,实在是不太好办。”可王姥姥发急了:“我什么东西都不要,只想要儿子的一条命。如果你不愿救他,我就只有先死了这条老命吧!”一行禅师马上安慰她:“请您老人家先不要动怒,我尽量想方设法的营救您的儿子就是了”

  一行禅师好言安慰了王姥姥一番,安排她去休息后,便仔仔细细的占算了半天。然后,他叫了俩个人来对他们说:“你们把这两条布袋子拿着,明天中午时分,请你们到某条街道上去等候。如果看见有一条母猪带着七只小猪从那里经过时,就一定要把母猪赶走,再把那七只小猪捉回来。要记住,七只小猪一只也不能少,而母猪又不能让它跟来。如果这件事办好了,我重重的赏你们。”

  次日,果然不出所料,有一条老母猪带着七只小猪经过一行禅师所说的那条街,那俩个人依言赶跑母猪后就把小猪捉了回来。一行禅师已经准备好一只大瓮,他把小猪全部放进步后盖上盖子,然后又念了几遍密咒。究竟他在干什么?谁也看不明白。

  又过了一天,唐玄宗忽然下旨,诏请一行禅师火速入宫面君。一行禅师心中已经明白,作法见效了。但他来到宫里见了玄宗后,却问这么急着要自己来,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玄宗请教一行说:“太史来奏,说昨晚北斗七星全部不见了。失踪得有些奇怪,想请禅师看看是为了什么?”一行禅师沉思默想了一会儿说:“以前在后魏时,曾失掉过荧惑星,主后魏不利。如今帝车星不见了,恐怕有不可预测的天灾出现。照我的看法是不是要大赦天下?这得要圣上决定。其实只要慈济万民,用以盛德来感召,也许能够回转天意,转危为安。”

  唐玄宗一听,便立刻照一行禅师所说,下旨传令大赦天下。并开释囚犯,赈济贫困,救度苦危……当晚,一行禅师放出一只小猪,北斗星就出现了一颗,以后每晚出现一颗。经过七日,小猪放完了,北斗七星也都全部在天空中出现了。王姥姥和囚犯及亲人们,每天都在感激皇上的仁德。而玄宗皇帝君臣人等,也在每天晚上都朝着北斗星瞭望、议论、高兴,但是他们都不知道,这可是一行禅师在幕后做的好事呢!

  

                              心领神悟     祈雨需龙

  一行禅师从来没有过排斥他教的行为,而且他还有许多道士朋友。因为每个教派都有可修可得的神秘之处,许多都是可以互相借鉴的。(实在的说,确实有许多方面的修行之法本来就是共法;比如说禅坐,在古印度就是外道之法,释迦牟尼佛见利于修定就引用了)。这天,一行禅师就去道士尹崇那里借太玄经来看。没过几天,他便把经书送还回去了,同时还问有没有别的什么经书?尹崇笑着说:“此经深幽莫测,我们研究了几十年都还没有弄明白,你怎么才看了几天就送回来了?还是多看看的好。”一行禅师也笑了:“我已经知道并且深究其义蕴了。”并拿出自己看后撰写的大衍玄图,以及义诀给尹崇看,尹崇看了过后佩服到极点。逢友便说:“后生可畏,一行禅师真如颜回一般。”其实,就是说他和孔子一样也就这么回事,何况只是颜回呢!

  开元年间,天气亢旱,大地龟裂。玄宗请一行禅师祈雨,他说需要有一件象龙的东西才能求得到雨。帝派人到宫中内库去找,可派去的人回来说根本找不到一件象龙的东西。一行指着一面古铜镜上的铜鼻子说:“这不就是一条真龙了。”于是,他把铜鼻取了下来,然后放到法坛场地上,依法修持。不大一会儿,雨就下来了,旱灾尽除。

  

                             帝问运数     寓言昭彰

  一日,玄宗于大明宫问一行禅师,关于社稷运数,一行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玄宗问了数次,一行才说:“銮舆有万里之行,社稷终吉。”玄宗当时不解其意,还错以为是吉祥语言,所以非常高兴。一行禅师又送给玄宗一个小盒子说:“皇上带着它,遇到紧急的时候看。”玄宗接过来一遥,微微有点儿响声,似乎里面有一物在晃荡,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过了几天始终不能释怀,便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片中药——当归。玄宗亦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安禄山造**时,玄宗仓皇逃入四川。在銮驾经过万里桥时,玄宗才忽然想起一行禅师之言,“有万里之行”。忆及赠送当归之意,当归:此乃四川出产之物,如今它又回到了故乡,岂不是“当归”之意。

  而一行禅师的另外半句预言是“社稷终吉”,照后来发生的事来验证:唐朝末年的皇帝是昭宗,这个昭宗早年曾经封过吉王,这不正是“终吉”吗!

  

                             坐化而走      备极哀荣

  就是这部有着非凡成就的“大衍历书”,也使一行禅师耗尽了他的生命。开元十五年九月,一行禅师卧病华严寺。玄宗夜梦禅师有疾,派人探视,果然不出所料。于是诏请京城僧侣,为一行设坛消灾,不久病有起色。十月八日,一行禅师随玄宗前往新丰,忽然决定沐浴换衣。穿得干净利落的往禅床上一坐便圆寂了,世寿四十五岁。《开天传信记》记述:一行入,诣寂作礼,礼讫,附耳密语,其貌绝恭。寂但领云,无不可者。语讫礼,礼讫又语,如是者三。寂唯云:“是、是。”无不可者。一行语讫,降阶入南室,自阖其户。寂乃徐命弟子云:“遣钟!一行和尚灭度矣。” 左右疾走视之,一如其言。灭度后,宽乃服衷绖葬之,自(明抄本、陈校本自作日)徒步出城送之。

  玄宗听说一行英年示寂,非常悲哀,辍朝三日。并下旨停龛三七,让国人瞻仰追悼。在此三七日中,一行禅师容貌如生,须发日长。玄宗亲制碑书于石,出库银五十万两,为一行建塔塑制铜像。谥号大惠禅师。

  

                              天文仪器      合乎科学

  最后,我们把一行禅师所创制的天文仪器作一个简介:《新唐书·天文志》说:开元十一年,一行和率府兵曹参军梁令瓒,用铜铁铸成可以测量星宿运动和考察月球运行规律的黄道游仪。测候结果,证实了恒星的位置有移动,画成三十六张图,深得唐玄宗的嘉许,亲为黄道游仪制铭。接着,一行又受诏和梁令瓒等制造浑天仪。浑天仪又称浑仪,是我国古代研究天文的重要仪器,创始于西汉武帝时代的洛下闳。东汉安帝元初四年,张衡就改用漏水来转动;后来又屡有修改,经过一行和梁令瓒的改制,才比较完备。《旧唐书·天文志》说:“铸铜为圆天之象,上具列宿赤道及周天度数。注水激轮,令其自转,一日一夜,天转一周。又别置二轮络在天外,缀以日月,令得运行。每天西转一匝,日东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凡二十九转有余而日月会,三百六十五转而日行匝。仍置木柜以为地平,令仪半在地下,晦明朔望,迟速有准。又立二木人于地平之上,前置钟鼓以候辰刻,每一刻自动击鼓,每辰则自动撞钟。皆于柜中各施轮轴,钩键交错,关锁相持。……”

  就是说这浑天仪为一圆形相,列星宿于赤道和黄道之间,上刻度数,注水激轮,使其自转。一天运行一周,外有二轮,代表日月,也使自转。日西行一度,月行三十度,以十九分度之二十九转为一循环。若日或月运行至一直线时,则成日月之融。

  另设水木柜为地平,把仪器半悬其下,晦明朔望迟速皆有准则。还造两木头人在地平间,在其一前置鼓侯刻,每到一刻则击鼓。另一前置钟以侯辰,每到一辰则撞钟。此二木头人皆于地中略施轮轴机关,关锁交错相持。这在当时来说,真可谓是空前绝技矣。即使是科学发达的今天来看,这亦也是一项了不起的科学技术发明,而且有许多地方和近代天文学相吻合。

  宋朝的欧阳修,是一个力主排佛的有名历史人物。在他一生的作品和行为中,凡是佛教与佛门人物的事,他是尽可能的以诬蔑为主。比如说他在主修唐史时,有关佛教方面的内容,他就下令全部删除只字不提。极个别的地方提到一点,内容也是以进攻击为主。结果是浩瀚的一部唐书,后人不得不重新修订。但是,他对一行禅师的{大衍历书},还是很尊重的予以保留。并且赞叹的说:“自太初至……,凡三十二家,与天虽近而未详,至一行则详且密矣。其倚数立法,固无以易也,后世虽有作者,皆依仿而已。”

  要说这欧阳修可算是谤佛的鼻祖,一生中唯一赞扬过佛教徒的话,恐怕也许就只这么几句。由此可见一行禅师之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