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09年 -> 2009年03第六期 -> 广场广场

根植山中,花开城里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26 16:20:41】 共阅:【10】次
        生我身者父母,养我心者佛法,两者植根都在山中。无论我走到哪里,歇在哪里,纵使漂泊犹如浮萍,我知道,我的根在山中,我从山中来,带着山的淳朴和厚重,还有山的生机与灵气。
        2003年腊月十五,月光皎洁,吃了半生素的母亲离开人世。母亲临终,曾在耳边轻轻地告诉我,她愿意放弃自己当年举家迁离故乡时所发下的誓言,归葬我们吴家祖坟山,与我的祖父祖母永远相邻。
        母亲走后,深受震撼的父亲接过母亲用了多年的念珠,也开始吃素念佛了。不到三年,父亲舍报西归,走在2006年清明节后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含着泪水,念着佛经,将父亲从武汉军区医院送回老家,和母亲葬在一起。
那是一座幽静恬淡的山。从很远很远绵延而来,落在老家村庄的东面,左扶右抱,风回水转。站在父亲和母亲的坟前远望,是西方的一抹远山,与天相接;墓地周围,除了青青野草,就是郁郁苍松。
        母亲和父亲先后去了,我的生命已经有一部分留在了山里。故乡在我心中,不再仅仅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是化入了生命的一座山,山上有我的父亲和母亲。
10年前的一个春天,单位组织春游,一群人嘻嘻哈哈来到禅宗祖庭黄梅东山五祖寺。游玩一天,日薄西山的时候,大家呼朋引伴,纷纷下山,我却在寺里流连忘返,不愿意下山。我从五祖寺带回一本《六祖法宝坛经》,回到单位,一夜读完,意犹未尽,满世界找来许多佛教书籍研读,从此一发不可收,与佛结缘。
        2002年春天的一个下午,我在报社副刊部办公室里看书,看着看着,忽然就有了一股冲动:我要皈依佛门!一刻也不想拖延!就这样,执拗地坐上了去五祖寺的车,来到祖庭。当家师惟道师说:“你干脆等几天,等到农历二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圣诞,那时候有很多人要皈依,你一起皈依,那样会很隆重很庄严。”我不答应,我说:“我不能等了!我现在就要皈依!因为人生无常,我不知道明天我还活着不活着。今天脱了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应我所请,惟道师给我举行了皈依仪式,只有我们俩人参加的仪式。在跟着师父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时候,我鼻子发酸,有想哭的冲动……我记得,那一年春天,寺里的花开得很美。
2005年盛夏,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参加九江庐山东林寺举办的首届净土文化夏令营。一个星期的参学,在东林寺念佛,听大安法师讲经,浅尝甘露法味,深受佛法震撼。时隔两年,我在尘世跌跌撞撞磕磕碰碰,满身伤痕,满心忧伤,还是净土祖庭东林寺接纳了我。2007年4月13日,又一次来到庐山脚下,洗尽客尘风霜,放下尘劳烦恼,住进了东林寺百万佛号闭关关房。闭关十日,胜过读书十年。关中体会与佛感通,在我的生命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从东林寺出来,几经周折,我回到武汉。在当年太虚大师创办武昌佛学院、倡导人间佛教的地方,在今日武昌佛学院所在地,在宝通禅寺方丈隆醒法师倾力支持下,立志面向最广大人群传播佛法,净化社会风气、挽救世道人心的《谈心》杂志问世了,我一年来孜孜以求的这个梦想终于有了着落。
        《谈心》一天天长大,如今已经出到了第六期。仿佛一棵幼苗,落地,发芽,伸枝,长叶,然后,美丽的花绽放了,沁人的香四溢了。看着这花开,我忘记了疲劳和艰辛,忘记了烦恼与忧伤。我愿意辛苦,愿意不断地付出。只为人间有异花开放,佛法在世间流传。
每年清明都要回一趟老家,祭奠先人。记忆里故乡的清明,总有满眼的油菜花,满眼的青青田野。而今年清明,我没有回去。在城里忙着两本杂志的出版。我把对父母的怀念与热爱,转作对一切世人的关怀与热情。让更多人与佛结缘,享佛恩泽,是我的心愿,我想也是父亲和母亲的心愿。我想,父母西天有灵,是能理解儿子的。因为他们的儿子,像一棵草,花虽然开在城里,而那细细的坚韧的根须,却永远深深地植在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