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

政策与法规: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 电子杂志 -> 2009年 -> 2009年03第六期 -> 沙发沙发

流逝的是我们不是时间

作者: 来源: 日期:【2017-07-26 16:06:59】 共阅:【11】次

 一年又一年,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春节假期结束,和以往的春节一样。不知不觉就又长了一岁。

  在凤凰岭山上的龙泉寺过了一个春节,春节期间,很多人在忙碌,把去年的各种装饰物重新拿出来,挂起来灯笼、彩旗、霓虹,山、古树、古桥依旧。一名僧人写了很多春联,贴在了寺院里几乎每一扇门上。常令喜欢文墨的人驻足端详一番。

  一年,凭空制造新年的气氛,穿着簇新的游客,彼此吉利的拜年话,一个接一个的有趣短信,乍一看,一片喜庆气氛。

  人,很容易被这气氛感染,在山上,对季节的感受也更加敏感,三十晚上和大年初一的气候截然不同,只是一夜而已,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之前是冬天,之后是春天,风吹在脸上也不如前几天那样刺人,有体格好的同修脱掉外套,晒太阳,让你立刻感觉到春天来了。

  时间如此之快。好象生活很有滋味。仔细一想,也就是人增了一岁而已。又一想,眼见耳听、身体感知的这一切,去年也是这样啊。

  年复一年。

  如此快地就过去了。

  停车场周围的树忽然大变样,竟然满树怒放桃花,红色的、粉色的,如此鲜艳,令人精神为之一爽,不过又不敢相信,花怎么可以开的如此漂亮,又想,花就应该开的如此漂亮,又不敢确定,走到跟前仔细一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些花竟然都是塑料花,大概是景区的工作人员为增加旅游的气氛绑在冬日的枯树枝上。

  小时候,家门前有塑料厂,常在里面玩,塑料制品的原料都是塑料垃圾,经过清洗、熔化等工序最后再加工成各种生活中的塑料制品。

  回头看看游山玩水逛庙会的游客,再看自己,又是倒吸一口凉气,龙泉寺早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就开过茶棚,施过粥。在寺院里布施平安面的院落里还有一块碑石,上面记载着很多人的名字,也记载着当年寺院开法会的盛况。

  那时候,也应该如现在这样的热闹繁华吧,当年也有擅文墨的僧侣精心撰写新春的对联吧,贴好了以后,也会对着大门顿首欣赏或者感怀一番吧。

  这些人呢?

  全都消失了,了无痕迹。

  换了一茬人而已。

  寺院方丈学诚法师的博客里,提到过方丈曾经接待过一个学识很不错并得到方丈赞扬的儒学学者,方丈对他说,你前世出过家,也许就是在龙泉寺里出的家。

  不知道那个学者如今在哪里,是在灯下读书,还是在和朋友们喝茶聊天,乃至推杯换盏呢,他怎么就不认识龙泉寺了呢?我们倘若当下就死去的话,有把握往生吗?有把握还能记得龙泉寺,记得自己所发的所有愿吗?

  简直一点把握都没有。

  看那些满树的假花,即便是真的春天来了,开了满树的真花,那就是真的了吗?回头看这山,这桥,这树,就一定是真的吗?这一对水泡眼给我们带来的认知就真的那么可靠吗?色盲看花是什么感受呢?蚂蚁看花是什么感受呢?蜜蜂呢?我们呢?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呢?正走在修行道路上的居士呢?有修为和证悟的大师们呢?

  岂止是这些真花假花随时在晃我们的眼,晃我们的心,最晃我们的还是电视、电影,一个个幻想令我们悲伤,令我们欣喜,令我们唏嘘不已,一个电视剧母带可以保存六十年,一个电影胶片也不过百年,眼前我们所面对的生活,建筑,山水,楹联,乃至热闹纷繁的节日就不是幻像,就一定是真相吗?

  电影、电影肯定是假象了,我写了不少剧本,深有体会,知道那是一群人生产出来的,主线是一个想法,本来我们的感官所感知的世界就不可靠,现在不可靠里面更有明显的假象。

  假象里有假象,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能看的破呀。

  就凭我们哪里能够了悟到真相究竟是什么呀。

  所幸的是,即便我们还不能够体悟到真相,但是还是可以从无常中推理出这一切是有问题的,至少不是真相,寺院里最古老的大银杏树、金龙古桥也不过千年历史,所有的建筑也就是百年历史而已,新盖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理存在也就二百年左右。别说百年、千年了,几十年一过,在这里过春节的这批僧俗大众好些就都不在了。百年后,眼前的人,将全部成为尘土。

  我们,又将纷纷漂流到什么地方去呢?

  有位刘姓居士,好象就在前年吧,三十多岁因病去世,在方丈学诚法师的博客里有介绍他的照片、文章,不用打开网页,就历历在目。提起他的时候,都会感慨,好好的一个人,忽然就生病,然后就去世了,昨天还看见他如何如何,再听说,他已不在人间。

  又一个春节过完了。

  以此纪念我们刚刚逝去的一年,盘点我们过往的生命岁月,提醒自己,流逝的不是时间,而是我们。